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怀德军 >

海南建置变迁:宋朝时并崖入琼 清朝时崖州琼州平起平坐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怀德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台湾学者黄清琦绘制了一系列海南沿革地图。这是一九O五年的海南行政建制地图。

  宋元两代是海南岛的建置由沿海向岛内山区拓展的发展时期,宋代多招抚,元代多征伐,将中央政府统辖范围不断向前朝未曾到达的五指山腹地深入,并使得从唐朝开始确立的琼州一统全岛的格局更加完善。

  明清两代,海南岛上的历史建置已经相当成熟完善,也是海南古代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高潮时期,特别是明代更是达到了海南古代文明的发展高峰,成为海南建置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五代十国时期,海南岛归南汉政权统治,沿置琼、崖、儋、振、万安五州,废掉了琼州都督府,五州均隶属于治所在今广州市的南汉中央;南汉对海南建置最重要的影响是大规模缩减唐县的数量,撤掉了唐末海南22个县中的8个,使得海南的县数量减至14个,此后各朝代虽有所增减,但县的整体数量一直维持在10多个。

  宋太祖开宝四年(971年)二月,宋朝大将潘美攻克广州,南汉灭亡,海南岛开始归宋朝统治。两宋时期,海南岛的行政建置变动极为频繁,但其贯穿始终的一点则是确立和加强琼州的行政中心地位。因此在接管海南后不到两个月,就再次明确儋、振、崖、万安四州隶属琼州,同时还将琼州所在的琼山县治移至今府城,开启府城近千年海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地位。

  打开海南古代地图,可以看到当时的儋州位于岛西,振州位于岛南,万安州则处于岛东,但在岛北要地,则长期是老的政治中心崖州和新崛起的政治中心琼州并存,为使岛北岸的行政管理趋于统一,北宋政权对海南建置做出重大调整,即所谓的“并崖入琼”和“改振为崖”废掉崖州,将其所属的舍城、澄迈、文昌三县改隶琼州,结束海南北岸两州并立的局面;但延用了数百年之久的“崖州”一名并未废弃,而是将岛南的“振州”改称“崖州”,从此,一崖一琼,分置南北,“琼崖”也就成了日后海南岛的代称。

  同年,北宋还设置了全岛最高行政、监察机构琼管转运司,由琼州知州兼任,统领全岛州县,琼州治所也移至今府城。琼州为首,统管儋州、崖州、万安州的模式延续到清末。

  宋太宗至道三年(997年),将全国定为十五路,分广南路为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此后本岛长期隶属于广南西路(今广西桂林市)。

  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开始,又进行了“废州为军”的建置改革,即将除琼州外的海南另外三个州全部改为“军”,即废儋州为昌化军、崖州为朱崖军(后改称吉阳军)、万安州为万安军。

  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说,“军”为宋朝地方的行政区划,有两种,一种是与州、府同,隶属于路;一种是与县同级,隶属于府、州。海南三个军明显是后者,将三州改为军,这无疑是明确了上下隶属关系,与宋初“并崖入琼”可谓一脉相承。

  而到了南宋高宗绍兴六年,干脆将昌化、万安、吉阳三军废为宜伦县、万宁县、宁远县,实行琼州直管县的二级管理体制,但由于海南当时落后的交通条件及各地区发展不平衡的局面,这种管理体制难以为继,所以仅七年后,又再次恢复了各军的建置。

  两宋时期,在唐代环岛建置完成的基础上,还不断加强对中部黎区的统治,出现了“生黎”和“熟黎”之别,在熙宁年间(10681077),就设置了全岛高级统黎和抚黎职官“三十六峒都统领”,由琼州熟黎之酋王氏世袭,帮助官府弹压和抚谕黎人,守御隘口,传达政令。

  但两宋最石破天惊之举还是在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年)于海南中部黎母山腹心地区建立了“镇州”,并设下都督府,后又升镇州为靖海军,并移琼管安抚司驻镇州,以镇州知州兼琼管安抚督监,使镇州一跃成为全岛的政治和军事中心。然而镇州及都督府不到4年即被废,又恢复了琼州的主导地位,并升琼州为靖海军。

  元代海南建置多仿宋代,无大变更。元世祖至元十五年(1278年),置海北海南道宣慰司(后兼都元帅府),隶属于湖广行省(元末改隶广西行省)。本岛归元朝统治后,即改琼州为琼州路安抚司,统领全岛三军十一县,隶属于海北海南道宣慰司在本岛设立的分司机构“海南四州宣慰司”。

  海南省史志办原主任符和积认为,宋元两代是海南岛建置由沿海向岛内山区拓展的发展时期,与宋朝中央政权对海南治理多为招抚不同,元朝对海南治理政策多系征伐,在元朝统治的90余年间,大举征伐见诸史籍者不下十次,并以屯田作为建置的补充形式,促使建置区域向岛内山区推进。

  元朝还在海南岛设立了“黎兵万户府”作为全岛最高军事机构,兼管民兵黎峒。元世祖忽必烈在1291年至1294年间的奋师大伐,把势力深入到前朝未曾到达的五指山腹地。据正德《琼台志》记载,此次大伐分兵四路“深入千万年人迹未到之处,刻石黎婺五指山而还。增户至九万二千二百有零,自开郡以来未有能过之者也。”

  1321年,时为亲王的图帖睦尔因宫廷内争而被放逐琼州,但命运常常是祸福难料,3年后,图帖睦尔不仅遇赦离岛,还于1328年登基称帝,是为元文宗。大概是有感于被贬期间琼州受到的礼遇和命运的馈赠,这位历史上唯一到过海南的皇帝送了一份厚礼给海南,即位次年十月就下诏,将琼州路军民安抚司改为乾宁军民安抚司,在其当年的潜邸府城大兴土木营建普明寺。

  最重要的则是将建县还不到40年,地处海南中部黎母山边缘地带的定安县升级为南建州,明洪武二年(1369年)南建州被废,复设定安县。

  与梁武帝萧衍和隋文帝杨坚一样,幼年曾因贫困出家当和尚的明太祖朱元璋,也对海南建置和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李勃说,在明代以前,历代封建统治者大都轻视甚至丑化海南岛,把本岛作为罪犯和贬官的收容所,以致成为仕宦畏途,明太祖认识到海南岛战略地位的重要,彻底改变对本岛的传统看法。

  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三年正月壬寅,“吏部奏:凡庶官有罪被黜者,宜除广东儋、崖等处。上曰:前代谓儋、崖化外,以处罪人。朕今天下一家,何用如此。若其风未淳,更宜择吏以化导之,岂宜以有罪人居耶!”明确反对把“罪人”再驱逐发配到海南岛。

  不仅如此,明太祖还多次赞美海南岛,“海南、海北之地,自汉以来列为郡县,习礼仪之教,有华夏之风”、“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方数千里”,赞美海南岛为“南溟奇甸”,对海南寄予厚望,使得海南人民特别是广大士子来说深受鼓舞,故有明一代,海南人才辈出,名满神州。

  李勃说,明太祖对海南的重视,从其将海南从民族众多的广西省划割出来,改属广东省也可窥一斑。明初,海南仍按元制属广西行省,到了洪武二年(1369年)六月,以海北海南道所领府州改隶广东行省,此后直至1988年建省前,海南都是广东省政区的一部分。

  明初另外一项建置上的重要措施是将琼州升为府,明太祖洪武三年(1369年),升琼州为府,统领全岛3州13县,琼州府也成了明代海南岛最高一级的地方政权,到正统五年(1440年),减省为领3州10县。

  此外,明朝还在海南实行卫所兵制,明代兵制,一般是一府设一所,相邻数府设一卫,但因海南地理形势特殊,国防战略地位重要,故行政区划虽只有一府,但仍特设一卫海南卫,一方面实行军屯,以屯养军,另一方面加强海防,防备骚扰中国沿海一带的海盗倭寇。

  明亡清兴,清初海南岛的行政建置基本上沿用明代制度,直到光绪年间,海南的政区建置才有了较大变化。清朝前期,“分巡雷琼兵备道”(简称“雷琼道”)既是广东省提刑按察使司的派出机构,又是海南岛最高监察机构,清中叶后,由于其长官雷琼道道员品级超过琼州府知府,遂逐渐成为海南岛最高监察兼行政机构。

  尽管清政府在海南的建置上沿袭明制,但历朝行政区划都得到实质性的贯彻执行,特别是对黎族的直接统治得以加强。到了清道光年间,所有黎区几乎都已被划入州县统治范围。据统计,自明嘉靖到道光近三百年的时间里,海南岛黎族村峒减少了30%多,对海南原住民“服王化”、“入版籍”得以全面执行。

  清末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由两广总督岑春煊奏请,将原属于琼州府的崖州升为直隶州,并将万州降为万县,与感恩、昌化、陵水等四县均归属崖州管辖;此后,琼州府仅领儋州及琼山、文昌、定安、澄迈、临高、会同、乐会七县。同年,改雷琼道为琼崖道,治所在府城,辖琼州府和崖州直隶州。

  本文写作参考李勃《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符和积等《中国地域文化通览(海南卷)》、朱宏和贾莲莲《戍边屯田等政治措施对海南岛文化发展的促进作用》和高伟浓《宋代以前海南政权建置与改制探源》等著述。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idejun/1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