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怀恩军 >

分享小说]傀儡师·绛珠

归档日期:08-18       文本归类:怀恩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听说你有一个妹妹,舞艺无双?”不到三十岁的洛帝,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似乎只是在叙说家常。

  洛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奇,又带着点怀念,徐怀恩的眼睛太像一个人,尤其是惊讶的时候。

  “看来是有了,明日带她进宫来见朕。你,退下吧。”困倦染上洛帝的眉目,让徐怀恩咽回了刚刚想说的话。

  跪安,离开。徐怀恩回头看着那金銮殿的琉璃瓦,那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让他眼前的事物变得有点炫目。

  自从洛帝征战天下,平定外乱,后又解决内乱,已经五年了。五年来,洛帝虽然纳了几个妃嫔,但除了熙贵妃怀孕其他人并没有为洛帝诞下一子一女。而洛帝对后宫的几个女子的宠爱,并没有因为她们未诞下皇子而有所改变。正因为如此,有心人将各色美人的画卷送入宫中,可惜未有一人能够打动洛帝的心。而今日,洛帝竟对一位素未谋面的女子产生了兴趣。这条消息,从徐怀恩离开后,就从皇宫传遍了整个京城。

  徐怀恩回到洛帝刚赐下的宅邸,刚步入内院就看到妹妹绛珠懒洋洋地躺在美人靠上。

  此时正值百花盛开的时节,内院里被精心饲养出的不知名的花朵正开得无比繁华。其中,最美最耀眼的便是绛珠身旁的绛珠花。绛珠开着硕大的红花,这红色艳丽异常,仿佛有血液在花瓣中隐隐流动。

  “哥哥,你回来了。”绛珠白皙的手拂过绛珠花血红的花瓣,明明是喜悦的声音,她的脸上却毫无表情。

  “我的手已经能感受到温度了,现在只需要等绛珠结果。”绛珠说这话的时候,直直盯着绛珠花。即使因为没有表情而显得僵硬,却丝毫无损那张绝美的脸。

  徐怀恩点头:“没错,只要等绛珠结果。可是,我们现在的时间并不多,洛帝他他已经知道你的存在。”

  “咦?这么快,看来哥哥的人办事效率挺高的。”绛珠不在意地说道。她等这一天等了整整五年,如今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哥哥,我心意已决。况且,如今的我,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绛珠幽幽地反问,辨不出喜怒。可是这话传入徐怀恩的耳朵里,却是让他整个人一怔。

  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徐怀恩想到当初回到徐宅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没有人知道徐家还有一名长子叫徐怀恩,因为他一出生便被世外高人带走了。五年前,师父算得徐家有难,他匆忙赶回来只找到了妹妹的魂魄。等他将妹妹的魂魄依附在假人身上的时候,才明白当初师父说能救得家人一命的原因。只可惜,能留在世上的魂魄除非有强烈的执念,比如爱意或者恨意,不然人死,魂魄也就消失了。

  曾经的名字在五年前就已经和那场大火一起烧毁,如今的她是一位名叫绛珠的无心人。

  “绛珠结果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你需要每天将加了绛珠花粉的汤汁喝下去,才能使你与常人无异。”明日就要面圣,徐怀恩将事情一一交代。

  “哥哥,这些事情我早就记在心里了。到时候,就要麻烦哥哥了。”绛珠仰头喝下这鲜红的汁液。

  “妹妹,真的不能放弃吗?”徐怀恩再次劝说。有些事情明知道不能挽回,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徒然,她却依旧想要努力,这让他很心疼。

  “既然老天都让我活下来,那么一定是让我亲自去报仇的。”绛珠回答得斩钉截铁。

  是夜,洛帝宴请群臣,新晋的文武官员受到洛帝的热情款待。既然是宴会,歌舞自是少不了的。

  在众人欢饮正酣之时,悠扬的丝竹声由远而近,绛红色的水袖随着音乐缓缓出现在大家眼中。水袖似水如波,一收一放夺人心魄。跳舞的人一开始以红色薄纱掩面,待舞至洛帝身前的时候,轻轻一个旋转,面纱从脸上滑落,绝美的容貌暴露在洛帝的眼前。

  对于自己的舞蹈,绛珠是充满信心的,她自信可以迷倒所有的人,包括洛帝。此时的她能够做出任何高难度的舞技,柔软的腰肢,灵巧的动作,这些都是绛珠所有的,只因为她是一个傀儡,能够凭主人的指令做出各种动作。而绛珠的主人,就是徐怀恩。

  惋贵妃?绛珠低垂的眉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立刻被无边的恨意所替代。一个惋字,是在惋惜还是在想念?

  没有人猜得透帝王的心思,所以当洛帝封绛珠为贵妃的时候,所有人都恭喜着洛帝与徐氏兄妹。

  绛珠被封贵妃的这夜,洛帝便留宿在绛珠的椒房宫。所有人都以为绛珠得了宠幸,可洛帝只是命人带来了一盘未下完的棋,与绛珠对弈。

  “陛下,臣妾棋艺不佳,恐扰了陛下雅兴。”绛珠内心惊恐不已,但表面仍强作镇定。

  “爱妃也应该认识。”洛帝说完,便轻轻吟唱了起来:“乱世见兮,方有英雄……”

  绛珠皱眉,说:“臣妾曾随兄长来京游玩,有幸听到此曲,循声找到了那名女子。因为觉得亲切又是同姓,便结拜为姐妹。陛下说,那是位故人,难道姐姐已经……”后面的话绛珠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得非常明显了。 洛帝点点头,说:“是我害死了她。”这个时候,洛帝并没有自称朕,“想听这个故事吗?”

  虽是问句,但洛帝已经自顾自地讲了起来。而此时的洛帝,正悲伤地望着残局,忽略了绛珠眼中的冰冷。

  故事里的洛帝,还只是祁国的三皇子。一日扮作寻常公子溜出宫,碰巧从恶霸手中救下了绾绾。自那日起,洛帝就成了绾绾眼中的英雄。两个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郎有情妾有意,私下来往愈加频繁。

  和绾绾在一起的时候,三皇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教绾绾下棋。在宫里,没人敢赢他,只有不知他身份的绾绾,能够陪他玩得尽兴。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认真,绾绾的棋艺自是进步得飞快。

  天下战乱,祁国亦不能幸免。大皇子战死沙场,有希望继承皇位的就是二皇子和三皇子了。

  正好这个时候,二皇子与鞑靼组成盟军,邀请鞑靼王来京。鞑靼王入宫前,正好看到了和三皇子私会的绾绾,一眼中意。

  这件事被三皇子知晓了,而那个时候,绾绾并不知道三皇子的真实身份。三皇子向绾绾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告诉绾绾一定要帮他,如不然二皇子得势后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那时候的三皇子虽然心中装着儿女情长,但自小长在皇家,情一字并不能敌得过对权势的渴望,尤其是对那个站在顶峰位置的渴望。

  绾绾一开始并不同意,但又不忍心爱人有危险,想着昔日里三皇子对自己的好,万般无奈下便答应了三皇子的计划,接受了二皇子的邀请进宫为鞑靼王献曲。

  绾绾是乐官徐畅青的女儿,自小得了父亲的栽培,弹得一手好琵琶,更有一副好嗓子。二皇子宴请鞑靼王的时候,绾绾就跟着父亲进了宫。至于安排的人,自然就是二皇子了。

  躲在屏风后面的绾绾,在得到二皇子的指示后,犹豫许久才抱着琵琶坐到了二皇子为她安排好的位置。

  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鞑靼王见此佳人自然是欢喜不已,筵席结束后就向二皇子讨了去。

  后来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众人听到惊叫声闯进去的时候,鞑靼王已经归天了,而绾绾衣衫不整地跪倒在鞑靼王身边。

  绾绾一口咬定那毒药是二皇子给的,而她在鞑靼王毒发身亡前一直以为是二皇子交给她时所说的补药。

  趁着这次机会,三皇子一举扳倒二皇子,成了祁国唯一的继承人。而绾绾,三皇子私下保住了她。但战火烧到了祁国,作为当时唯一成年的皇子,他不得不领兵亲征,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乱世见兮,方有英雄……”这曲子就是绾绾当时所作,她爱三皇子,但为了三皇子她又抛弃了自己的一切,而他们的未来谁也不知道。

  绛珠摸不清洛帝的心思,看了眼棋盘就随意地落了一子,叹息道:“一别多年,姐姐却已经不在了。”

  “朕输了。”洛帝一点儿都没有输棋的恼怒,反倒因为这三个字突然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盘棋,就是朕在出征前和绾绾下的,棋下了一半,朕因为有事便离开了。”洛帝眼中流露出了怀念的神色。那个时候的他,对绾绾是真的喜欢。自己亲手将绾绾送到二皇子手中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可是那个时候容不得他有丝毫失误,一子行错,便是满盘皆输。

  绛珠起身,唤来丫鬟送上她亲自做的燕窝,说:“陛下,这是臣妾亲手熬的,希望陛下不要辜负臣妾的一番心意。”

  “既然陛下喜欢,那绛珠以后每天都做给陛下吃。”绛珠一脸欣喜地低着头,不敢看洛帝。

  翌日,洛帝早早起身离开了椒房宫,示意宫女们不要打扰到绛珠。洛帝前脚刚走,绛珠就从床上起来了。这一晚,绛珠一夜无眠,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

  绛珠吩咐贴身侍女送上热茶,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才拿出一包用绛珠花磨成的粉倒入杯中,那透明的水立刻被染得血红。

  绛珠带着两个丫鬟前往储秀宫,那里住着后宫地位最高的熙贵妃,也是她复仇的第一个目标。

  傀儡师,不仅能将灵魂赋予假人身上,还能操纵活人。绛珠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在储秀宫的时候将傀儡线放在了熙贵妃的贴身宫女身上。即使有人怀疑是绛珠害的熙贵妃小产身亡,但所有证据都指向那名宫女,而在洛帝亲自审问宫女的时候,她一头撞死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熙贵妃的死亡,将后宫平静的生活拉开了一道裂缝,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先是熙贵妃,再后来是贵人、才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洛帝的妃嫔死的死,疯的疯,余下两个整日惶惶不安。

  也正是这个时候,后宫里传出绛珠是妖魔所变,有人看到她每日都要喝下鲜红的血液,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的容貌不变。流言越传越逼真,整个后宫也只有绛珠对如今发生的事情不为所动。

  后宫里对绛珠不利的言语越多,洛帝反倒是越宠爱绛珠,只差没有将天上的月亮摘下来送给她。

  “妹妹,收手吧,你这样子只记得恨,是永远不能得到真正的心的,就算服用了绛珠也是枉然。”趁着洛帝和大臣们议事,徐怀恩来到了椒房宫、顺便送来了绛珠果。

  “哥,你难道不想为徐氏一家报仇吗?我们死得那么惨,还背负叛国的罪名,而我,到底都摆脱不了不洁的枷锁。”绛珠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的恨意翻滚,恨不得将洛帝拆分入腹。

  “无辜?要知道他当初可是许下了只娶我一人的诺言,我现在不过是帮他实现诺言罢了。难道说,哥哥你后悔了?”没有心的绛珠只记得恨的感觉,她不会怕不会疼更不会为那些无辜枉死的人而难过。即使想要努力做出伤心的样子,她的眼中永远是干涩的,流不出一滴泪。 “我不会的,从我决定帮你的时候开始,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傀儡师一旦做了违逆天命的事情,必将尸骨无存。

  他们兄妹之间的对话,每次都会陷入僵局。徐怀恩最初不过想让妹妹复活,带她远走塞外,哪一天忘记了仇恨就能找回自己的心。她却说,只有亲自了结这里的恨,她才能放下。

  “你真的只记得恨了吗?洛帝难道对你不好吗?”徐怀恩不死心地问道。这一个月,他只看到了洛帝对绛珠的好,可以说是毫无顾忌地宠溺。

  那些流言不是没有传到洛帝耳里,甚至不断有人上表,要求废了惋贵妃。可洛帝一概不理,甚至对徐怀恩也是青眼有加。

  “洛帝对我好?他是良心不安,要不是那首曲子,我又说绾绾是我姐姐,洛帝怎么可能会这么重视我?”绛珠不屑地反驳。她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有人指着她说她是个不贞洁的女人,如果娶她过门是祁国最大的耻辱,再然后,记忆中是一片通红的火海。她至今还记得火焰舔舐肌肤时的痛苦,那种极致的痛苦却抵不过洛帝一纸诏书,徐氏一族无一活口。洛帝登基,大赦天下,唯有徐氏一族以叛国罪处死。

  她就是要让洛帝良心不安,她就是要每晚提起绾绾的好。她不知道为什么洛帝从来不碰她,却无妨她每晚对着洛帝讲自己和绾绾的故事,讲绾绾对洛帝的爱。

  “这不就是说明洛帝还是爱你的吗?”徐怀恩不懂,自己的妹妹到底在计较什么?如果洛帝真的不爱,如今又何必处处宠着绛珠呢?

  偌大的椒房宫,一时清冷无比。绛珠努力地伸手抱着自己,却感受不到丝毫暖意。

  “宫中还住得惯吗?外面那些流言不用在意。”洛帝边吃着绛珠亲手做的宵夜,边问道。

  洛帝安抚般地搂过绛珠,缓缓地抚摸着她的头发。这个动作绛珠非常熟悉,曾经的绾绾受了委屈就会窝在他的怀里哭泣,而他就会不厌其烦地安慰她,温柔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她的头发。那个时候的绾绾,觉得他就是心中的神。

  “怎么会呢?我的绛珠,是最善良的人。”洛帝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样子的对话,在这一个月里经常发生。洛帝明白绛珠心中的不安,后宫中的纷乱从绛珠入住椒房宫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善良的人?绛珠不屑地窝在洛帝的胸口露出冷笑,那个善良的绾绾已经死了,那个会将洛帝辛苦捕获的猎物放回山林还要胆大地教训洛帝的绾绾已经不在了。

  在宫中的日子,比绛珠想的要容易得多。一开始,她还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被人发现,可是一切都顺利得出乎意料。

  绛珠服用绛珠果后再也不用喝下绛珠研成的粉末了,可惜关于她是妖怪的流言依旧甚嚣尘上。绛珠的气色越来越好,而同时洛帝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

  唤来御医诊断,只说是旧伤复发。当年洛帝御驾亲征时所受的伤如今复发,御医们束手无策。

  绛珠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伤心地伏倒在洛帝的床榻边。洛帝安慰着绛珠,让所有人都离开。

  “绾绾,你是绾绾。”洛帝肯定地说道,“刚开始见到徐怀恩的时候我就怀疑了,你们有一双非常相像的眼睛。再后来见到你,我相信你就是老天赐还给我的绾绾。”

  洛帝也不阻止,由着绛珠,直到她停止了大笑,指着他怒道:“你当初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有后悔?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挽了衣袖检查守宫砂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你登基那天我欣喜地等着你娶我的诏书,结果等到的却是死诏!你是多怕我说出当年的秘密,一把火将徐氏一族烧得干净?!”

  说着说着,绛珠哭了起来:“你明明知道,我的身子早就给了你……”但无论她哭得多悲伤,都没有眼泪流出来。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ienjun/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