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战 >

伊普雷战役的背景

归档日期:08-13       文本归类:化学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14年9月13日,在马恩河会战中失利的德军撤到了马恩河北面的埃纳河畔,这里有他们事先选好的阵地,他们要借此防守并进行反攻,英法联军也追击到了这里。两军经过3个星期的僵持对峙,终于意识到,正面突破是不可能了,于是他们开始试图包抄对方的侧翼。 从瑞士边界到巴黎北部的这段防线已经被加固了,但是,从努瓦永尔北部直到比利时海岸线这段防线仍然存在着真空。于是双方都想从这一侧突破,即德军想攻打联军的左翼,而联军则设法攻打德军的右翼。这种对称运动的结果,使双方越来越加速向大海前进。这就是战史上所谓的“奔向大海”。

  就这样,机动战开始了,但是,当交战的一方准备包抄另一方时,总是屡屡受阻,无功而返。于是双方又继续向西北推进,往大海的方向奔跑。在此期间,两军试探性的进攻不断进行,伤亡人数持续上升。到了10月中旬,这场奔向大海的竞赛终于因为到达了英吉利海峡而结束。但是德军仍不罢休,企图撕破联军薄弱的防线,他们将部队集结起来,选择了一个进攻点。

  这个进攻点就是比利时西南部的一座古老的小镇,叫做伊普雷。伊普雷曾经是比利时的羊毛交易中心,镇上的一座 500年历史的克洛思大教堂,让伊普雷享誉世界。当时,一支法国部队驻守在该区域的北部,另一支英国部队守在南部。德军决定将主要火力集中在英军驻扎的南部防线。

  联军的这部分防线拉得很长,而且兵力不足。所以,德军连续三个星期集中一切力量对此展开了狂轰乱炸。

  德军求胜心切,一度派出未经严格训练的年轻志愿者投入战斗。在战场上,这些志愿军由于缺乏经验,在机枪和自动步枪交织的火线中,成片倒下,死伤惨重。后来,德国人把那场战争称为对无辜者的大屠杀。

  伊普雷成为英国部队在法国的一个象征。英军当时死守阵地,毫不动摇。其实,从军事的角度看,他们如果后撤并将防线缩短,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泥泞、鲜血与恐怖相结合的伊普雷战役,是1914年西线的最后一场大战役。开战后连续几个月激烈的战斗让交战双方都感到麻木和疲惫不堪,双方纷纷深挖战壕,加强掩体,设置带刺的铁丝网,构筑固定阵地。很快,从瑞士边界一直延伸到大海,六百多公里长的战线上,横亘着一条布满战壕、隧道、掩蔽所和铁丝网的坚固防御线。至此,堑壕战拉开了序幕。这个局面一直延续了四年,直到战争结束。

  最初双方的堑壕就是草草挖出来的壕沟,但是后来随着战争的发展,一些指挥人员以及各种后勤力量也深入到了堑壕里,进行指挥和补给,因此堑壕被不断地加宽,防御体系变得越来越发达。

  大战开始前,交战各方都没有持久作战的计划。当英国远征军接受命令掘壕固守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挖掘工具,士兵们只好到附近的村庄里去搜罗铁锹,而部队也没有经过阵地战的训练,开始时只是挖浅坑,以提供暂时的掩蔽。但不久,壕沟就挖到两米多深,还开始对壕沟进行了伪装和连通。

  堑壕战对于德军来说也是新鲜的,他们的训练和装备本是用来打一场在6个星期内获胜的运动战,但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新形势,开始着手把自己的堑壕搞得舒适一些,相比较而言,联军的堑壕要简陋得多。

  但对于双方士兵而言,堑壕都是真正的噩梦。进攻者往往失利,而防守者必须与泥泞和脚气苦苦作战,堑壕足成了当时士兵们常见的一种脚气病。

  堑壕网的出现使得作战越来越有利于防守方,阵地之间荒凉的无人地带,被无数黑洞洞的枪口虎视眈眈地瞄准着,攻击部队只要出现在无人区,对方战壕内的敌人就能清楚看见,并予以歼灭。所以在白天,只要一方稍有举动,落入敌方视野的话,必然会引起一阵炮火。因此,夜晚成了工作时间,白天则被有于休息和恢复体力。

  1914年9月6日,霞飞命令英法联军全线反攻,马恩河战役打响。 1914年9月13日,在马恩河战役中失利的德军撤到了马恩河北面的埃纳河畔。德军企图在埃纳河畔进行防守反击,与英法联军僵持对峙3个星期后,双方都意识到正面突破是不可能了。因此,双方都开始试图包抄对方的侧翼。

  双方都在从瑞士边界到巴黎北部的防线上作了准备,但是从努瓦永尔北部直到比利时海岸线的防线仍然存在着真空。因此,双方都想从这一侧突破。德军想攻打联军的左翼,联军则想攻打德军的右翼。

  1914年10月中旬,包抄侧翼的竞赛终于因为到达了英吉利海峡而结束。但是德军仍不罢休,企图撕破联军的防线。德军选择了一个进攻点,这个进攻点就是比利时西南部的小镇伊普雷。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xuezhan/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