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战 >

急求:福克纳写的《日本素描》卡夫卡写的《旅途札记》夏多布里昂

归档日期:09-19       文本归类:化学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车子开出百里,就有了故事发生,主角----妻子。几段花絮,虽然不能登什么大雅之堂,但或许能拨君一笑,目的自然达到。

  本来不太晕车的她,不知道何故,一打上车就双眼紧闭,随便你如何逗她,就是默不作声,好象是座泥菩萨。车到安徽泾县,因为修路,路面变得颠簸。忽然,她好像从睡梦中惊醒,大喊一声“我不行了。。。。。。”说时迟,那时快,她表现出少有的敏捷。几乎是在同时完成了摇窗、起身、探头、倾泻,一气呵成、环环相扣。

  问题是在她做这些动作的同时,还有意外之举。就在她撅着屁股,把脑袋探出窗外“嗷”“嗷”大吐苦水的时候。几声势大力沉,带有浓浓馊味的恶屁,在我的脸旁炸开。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我的眼镜薄薄罩罩上一层云雾。要是没有那么浑浊的味道,我真的以为进入了黄山云海了呢。

  就这一下子,她清醒了许多。我却在她的毒瓦斯的“熏陶”下,神志恍惚了半天。夸张点说,我是在半昏迷的状态下“忽悠”到黄山的。

  从住在山角下起,我们就和钱过不去了,大把大把地往外掏钱哟,好像我们成了富翁似的,那个时候你想节约也不成。每次要消费的时候,好像有只无形的手就直接地往你的口袋里掏,招呼都不用打,主动着呢。

  到了山上住宿:七张“老人头”(住不住随便你,后面多少位睁着饥渴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俺呢。什么叫卖方市场,资源紧缺,在这里可是鲜活、生动的教材也)。

  第一笔,咱沾上人民教师一点光,门票减半。可怜的女儿、老婆因为没带工作证、学生证,就享受不到这些优待(为这事两个人被我好好数落了好一阵子。谁叫他们平时老是嫌我这嫌我那的,机会难得呀)。就是为这个,使我对安徽人民怀有好感和深深的谢意呢。

  是呀,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舍得像咱倾斜,不就是对辛勤园丁劳动的肯定嘛。

  第二笔,当我们全家脑子里装满了黄山的拷贝,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山后,我们悄悄地潜回到旅馆停车场。先是假装漫不经心是来打听住宿的,东张西望,瞅准了四下下无人,我手一招,三个人同时如同离弦之箭扑向车门。我的老爷车今天特别争气,一脚就着火,发动了车子便跑。前后用时不到二十秒。那个神速劲儿,快赶上了“海豹”突击队了。就这一下子,至少节约了十块八块的停车费吧。

  我正为自己的指挥才能,为节约的停车费,美孜孜的时候。突然女儿叫到:“爸,我们好象少拿一个包呀!”

  想起来了,就是在下山途中,好不容易经过讨价还价买来的,准备分发给大家的礼品(那可值不老少的钱呢)。我准是在停车场,用手搭着凉棚假装欣赏身后的“天都峰”实际像特务似的观察周围环境之时。把包搁在青石凳上。结果在匆匆撤退的慌忙之中忘记拿了。

  上山一日,雨、雪、雾、风交加。整个景区笼罩在寒雾之中,真有点“雾锁千仞峰无奇,人未擦肩声先急”雾里看花的感觉。

  我们像无头苍蝇似的,从西海到北海,再登始信峰,除了雾还是雾,再不就是夹杂着似雪非雪般,利刀似的寒风。要不有幸见到绝壁处“断蓬飞叶落黄沙,只有千林雾松花”难得一见的雾松,稍微给失望的心灵以安慰外,我想象不出黄山美在哪里,虽然我已经不止一次攀登黄山。

  就这样被无情无意的大自然玩耍了一整天,留给我们的是:冻僵手脚、流淌不尽的鼻涕,还有遗憾与失望。晚上躺在宾馆里,虽然有暖暖的空调,哗哗的热水,柔软的“席梦丝”。然而,透心凉的寒雾久久挥之不去。但愿老天爷开眼

  尚未出动,但碧空如洗、苍松滴翠、云蒸霞蔚,尽显黄山的妩媚。观日出的人们唧唧喳喳仿佛急着赶集似的,好不热闹,完全没了昨天的阴霾。我们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匆匆跟随着人流往狮子岭进发,据讲这一块地方是欣赏朝霞最佳之处。不一会儿便到了“曙光亭”此乃狮子峰的尾部。

  但见千峰罗列,怪石林立。“仙人下棋”“团鱼晒阳”“灵龟探海”“达摩面壁”“猴子观海”“猪八戒吃西瓜”亦真亦假、惟妙惟肖。似仙境、似画卷。正当我们目不暇接之时,透过始信诸峰的剪影,远方飘浮着的灰蒙蒙的厚重的云突然被镶上了一道金边,慢慢地金边在扩大,由远及进,染红了我们头顶上悠闲的云絮,云朵仿佛燃烧了起来。“腾”地一下,一轮红日从遥远的地平线上越上了云端。杀那间,天亮了蓝了,云白了轻了,人也醒了有精神头了。一瞬间便完成了白昼与黑夜的交替,完成了生与死的新陈代谢。真快!

  一家子余兴未绝,置竖立半山腰“游人止步”的警示牌于不顾,如蟊贼般翻栅栏而过,直奔狮子峰之巅而去(为保护黄山自然景观不至游人太多而受影响,所以实行景点轮休制,狮子峰已经封山多年)。当我们气喘喘吁吁、拨开稀疏的荆棘,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竟是这样一幅美抡美换的画卷:只见云海翻滚,群峰仿佛是大海中的岛屿,忽隐忽显。又仿佛是浩瀚大海上赶潮的小舟,你追我赶;狮子峰则像一艘不沉的“泰坦尼克号”巨轮,劈波斩浪,行驶在浩淼的云海中,云雾在脚下练帛千匹,萦回游弋,撞击着寥廓铁甲,浪花飞溅,激荡有声。好一个“天耶?云耶?水耶?真耶?幻耶?吾不得而知矣!”

  身临其境,深感天宇之旷然,历史之漫长,人类之渺小,心胸之狭窄,生命之多变。难聚易散,喜短悲长。

  感慨归感慨,享受当享受。女儿和我跳到一块探出峭壁的石头上,也顾不得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仿佛这样可以和大自然更接近些,收尽眼中的美景更多些。自然我也不想让老婆错过这样好的机会了,便极力鼓动妻子胆子更大些,步子更快些。你别说老婆还真的被我们高涨的情绪感染,颤巍巍伸出手,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抓住她的膀子(声明一下:她可是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一使劲,就在这个当口,一声谁也听不懂的,充满悲惨、凄厉的、撕心裂肺“嚎叫”响彻整个山谷

  就这一声竟把我和女儿定身法似的,定在原地足足有一分十五秒之久,魂魄早已离开自己的身躯,徘徊于黑黝黝的怪石、惨白的云雾之间,许久不愿回返。你说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下临千丈深渊,四周又毫无遮挡,本来就又点泛怵的心里,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谁也弄不懂意思“绝望之声”惊吓,怎么能够不毛骨悚然?

  哦!原来如此,本想抓住她的膀子,却只抓到她的厚厚羽绒服和羽绒服里的一点点皮肉,你说她能不鬼哭狼嚎么。

  就为了这个,你也不能把一句完整的句子,如此简化,简化到谁也弄不明白的地步呀。譬如:“不得缺。。。”要是不再来一句注解,谁搞得明白。不过话又要说回来,谁又能在这样的情境下,从容不迫温温而雅:“老公,请快松手,你拽到我的肉了,疼死我了。”

  每每议到此事,我们总是请孩子娘解释一下为什么用“不得缺”浓缩所有的语言;为什么当时没想到更加精练的语句,至今也没得到什么明确的解释。

  引擎早被关死。阴沉的云团向高处徐徐退远,你怎么也不会有速度之感。直到你突然瞥见了飞机的影子从蓬松的山峦急速掠过,这时,你才感到了速度,看飞机和它的影子没命地相互追逐,样子像是执意想头碰头地一起撞毁。

  蹿出云层,飞机再一次往下抛出自己的影子,这一次是一个岛上了。它看着像陆地,与机窗外任何初见的陆地相仿,不过你总明白这是岛屿,似乎你一睁眼就看见了它夺目的、让海怀抱的两肋,看幻灯片似地清晰。这远比在旷然的大海发现威克岛,甚至关岛,有更多奇迹般的快意。终究这里座落着一个文明的、富于风化纲纪的,源远流长的人类同质体。

  它看得见,听得到,讲得出,也写得下:这人与人的交流,是用话说得出的;你听得到,也看得见。但到了我这个西方人的眼睛中耳朵里,这种交流就是对牛弹琴了,因为它与我眼睛平时所习见的风马牛不相及;也找不到衡量它的尺度,没哪样好让记忆和习惯含糊其词:“喔,这好像是那个表示房子、家庭或幸福的词;这交流不仅玄奥,而且简直是藏头诗,似乎噼哩啪啦的字符、音节不光贮存着信息,还蕴藉着更关键、更迫切的意义,指点着某种终极智慧,或者寄托了人类救赎的玄机的知识。那么就让我浅尝辄止吧。西方人的记忆里没有打量它的规尺;既然没有倾听的心灵,就让耳朵去收听这些叽哩喳啦、呜哩哇啦吧,像听孩子们嘴里鸟儿的啼唤,女人、少女嘴里哼出的音乐。

  这些脸,梵高和莫奈一定会一见倾心的:它们是朝圣者拄着圣杖,肩着被席,面蒙奔波的灰垢,迎晨曦向神庙拾级攀登的那种;那夹袍卷到大腿根的俗家弟子,也许是帮佣罢,蹲在寺院门前,等着敲开,或已经敲开这一天的日子——他这样的脸;也是在门下兜售花生、让游客去喂鸽子的老妇的脸:一张倦于挨日子,倦于搜索过去的脸,似乎一生太仓促,每一呼吸的吐纳都是急需,好让连绵的细皱纹来得及蚀刻她的脸;这经久耐磨的脸,现在竟成了她的慰藉,终于能将种种伤痛哀愁拦在它的背后,逍遥于心死意灰,丧夫失子,苦度挨熬的尘念俗意之上:总算有个从没读过福克纳的人了,不知道,也不在乎他来日本干吗?至于他对海明威的看法什么的,更是屁也不想放一个。

  他,忙得来不及操心自己是否幸福。那个脏劲!他有五岁了吧,可看来与自己的过去毫无联系,显然跟爹妈也是毫无联系的,只自顾自在阴沟里玩扔下的烟头。

  群山怀中的湖面上,刮着凛凛的劲风,像在大风口似的;有那么一阵,我们揣想,收起主桅上的帆篷已为时过晚:可其实还来得及呢。这只是一艘小艇,但在西方人眼里,它俨然是中国平底船,经得住风浪,硬是跟别的船不一样,由美式舱外发动机推助。舱里,油纸伞下,女人裹在和服中。如果是在阳光明媚的泰晤士河上,这样的伞将毫不起眼,可这是在疾风夹裹下的湛蓝的湖中央,它的脆弱与刚强,就宛若台风旋涡中的一只蝴蝶。

  艺妓的发髻墨云般黑亮,头盔般扣上她厚施脂粉的脸,又像近卫军的高顶熊皮帽,威临、加冕在这娇弱的身子那有分寸的、仪式般的姿势上,它的沉重叫人替她娇嫩的脖子捏一把汗。这涂画而成的脸,板着,冰封了一切表情,甚至超然于一切训练有素的矫揉造作:粉盖,死样的面具后面掩藏了某种迅捷、活泼和机灵:甚或不止机灵:俏皮:甚或还不止俏皮:冷嘲热讽,一种善演喜剧的天赋,可是这还不止:善演滑稽戏,善作讽刺画:为了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向人类报复。

  和服。它罩住了从喉咙到脚踝的一切,人插进里面像插一朵花那样有女人味,这女人味或许还像放孩子进摇篮。手是可以裹在双袖中的,那时,全身就似一只完整的圣杯,其谦卑,昭示着它的女人味,在这一种女人味中,裸体也仅能展示哺乳动物的雌性而已。这样的谦卑招摇着它的桀骜不驯,似玉指轻弹粉红的玫瑰,抛下阳台窗下——这谦卑,还有什么能比它更高傲的呢,难怪它是女人最贴心的财产;她当能用生命来捍卫它。

  忠诚。衬衣和裙子这样的西式服装,让她成了无处着墨的年轻的矮胖女人;然后,裹在和服里,她熟巧稳定的快速碎步,显然也让她走进了女性魅力的遗产中她自己的那一份。当然她还能分享得更多。她还分享了这块土地上女人的其他品格,这些品格并不是通过衣服而赋予她们的:忠诚,坚贞,守信,不图回报——至少人们希望如此。她不会讲我的语言,我也不会她的。可两天后,她晓得我有天一亮就睡不着的乡下人习惯,于是,以后每天清晨睡眼初开,就见到阳台桌上已经端放的咖啡托盘;她知道我散步回来爱在空气新鲜的房里用早餐,于是一切就绪:那一天的房间已准备好,桌子收拾干净了,晨报等待主人去读;她无言地问我今天为何没有衣服要送洗,无言地征得我的同意给我钉钮扣儿,补袜子;她管我叫聪明人,老师,背后与别人谈起我,我又两者都不是了。她因我作了她的房东而自豪,但愿由于我全力争取不辜负她那份自豪,用礼貌去愧对她的忠诚,能称了她的意。这块国土上多的是散漫的忠诚,于是,她这样的忠诚,即使一点点,也是忽视不得的。但愿所有的忠诚各得其所,至少也能被人珍惜,像我努力去做的那样。

  这一方稻田与我在本土看到的稻田一模一样,阿肯色斯,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都有,不过那儿经常与棉花套种。这一块要更小一些,种得也密集得多,就这样它一直延伸到那行长在灌溉渠边的豆垅。这里手工做的事在我们那儿是让机器代劳的,我们那儿机器比人多;自然是一样的:不同的是经济。

  连名字也有相同的:乔纳生,瓦因什普,迪里修斯;八月稠密的浓叶被农药喷成灰暗,用药也是我们那种。到此,相同之处嘎然而止:裹在纸卷里的苹果缀满枝头,终于,整棵树在西方人的眼中顿时生辉,像西方仪礼中那棵圣诞树那么富于象征性,富于欢庆和礼节意义。只是这树还更意味深长:西方人一家一树,常常很做作,活活地从泥里拔来,用节日里讲究的小玩意儿来装点,然后让它干死,似乎树并不是礼俗的主人公,而是祭坛上的牺牲品;可是这里,不是一户一树,而是所有的树都得到修剪打扮,它们礼赞着比基督更古老的神祗——得墨忒耳、刻瑞斯两位谷物女神。

  旅程已接近终点,让我更简洁,明快点儿吧:黄菊花,一如密西西比的黄菊花,总勾起人对泥土、秋日和干草热的思念;它们有高高的竹篱笆映衬。

  年轻姑娘的鞠躬轻盈柔顺,有的是恰到好处的优雅,同样姿势的平身,使满脸陡增红光,柔中之刚,比这个严整的文化所允许她的,要多得多,真像柳枝之于劲风,后者的威严充其量也只能逞一逞能而也。

  他们手中的工具令人想起诺亚营造方舟的那种,可房子骨架的搭起、支撑,都用不着榫合处的钉子,甚至在其他地方也彻底不用钉子,不知是哪路魔法,连对付着弄个栖身之所还能生出这般艺术,这些精工巧思,我们西方人的先辈想必有过,定是在不断的迁徙途中失传了。

  总是水呀水的,水声,水花和水滴声,看样子,这是一个尊奉水的民族了,就像有的民族,尊奉着被他们称为命运的那种东西。

  人民善良的呀,你客人走南闯北,三个字可打发:“多务魔”(多关照),“撒凯”(酒),“阿里嘎多务”(谢谢)。还剩最后一句话: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xuezhan/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