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战 >

解读伊拉克化学战:10万发化学弹致死2万人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化学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91年海湾战争刚刚结束后,在伊拉克南部武器库,美军摧毁了地堡中储存的火箭弹。之后,中央情报局确定,爆炸释放出了沙林神经毒气。

  早在1974年,伊拉克就开始研制化学武器,但并不顺利。直到1978年,在时任伊总统萨达姆亲自部署下,代号“922工程”的化武生产计划才正式上马。鉴于之前的失败教训,伊拉克决定“重金悬赏”,以兴建“农药厂”的名义进行招标,并进口相关物资。因此,其化武研制主要依靠西方技术,关键生产设备和部分原料也是从国外引进的。

  在伊拉克25亿美元(注:这是上世纪80年代的币值,大致相当于现在的50亿美元)高额资金的诱惑下,许多外国企业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伊拉克化武计划。

  据称,鼎盛时期,伊拉克拥有5至6个化学武器生产工厂,比如在位于鲁特巴以东10英里的阿卡沙特市,建有秘密的地下化学毒剂工厂,设计产能达每年2000吨;位于萨马拉镇外40英里处的芥子气制造厂,年产量1000吨;位于首都巴格达东南的沙尔曼帕克的化学武器制造厂(一说用来制造生物武器);

  位于巴格达以西的法鲁加的化武工厂;位于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和埃尔比勒的化武工厂。这些工厂可以生产塔崩、沙林、芥子气、VX和路易氏剂,每年生产的化学战剂足以装填50万枚化学弹。为防空袭,这些工厂大都建在地下。

  1980年9月22日两伊战争爆发后,伊拉克化武的研制、生产得到较快发展,先后制成了爆炸型、燃烧型和布洒型3类化学弹药。另据西方情报机构统计,到1987年,伊拉克化学战剂年生产能力达到1000吨。而1981至1991年间,伊拉克共生产出超过3857吨各型化学战剂。

  如果想在1分钟内覆盖1个4公顷大的区域,大约需要1个完整的122毫米口径榴弹炮营,如果是1公里大的一个区域,则需要至少数个炮兵营协同进行化学炮弹轰击。图为伊拉克炮兵。

  据统计,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对伊朗使用化学武器达240次以上,造成伊朗军民伤亡近5万人,占后者伤亡总数(注:约180万人)不到2.8%,远低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4.6%(注:化武伤亡人数超过130万)。这个偏低的比重从一个侧面说明,随着防护手段的进步,即使在这样一场国际公认的“低水平战争”中,化武的地位和作用也已明显下降。

  其更重要的效能在于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惧。实际上,两伊的主战兵器仍以常规装备为主,这从双方共损失作战飞机400架、坦克3500多辆、火炮2700门即可窥一斑。而化武作为伊拉克军队的“撒手锏”,其使用时机可谓颇有“讲究”。

  首先,化武在萨达姆看来,既是战争利器也是外交筹码。由于初战不利,伊拉克于1982年6月10日单方面停火,并准备同伊朗谈判,6月29日,其军队主力已撤回本土。而为表达“诚意”,营造和谈气氛,这一年的上半年,伊拉克尽管在战场上连吃败仗,却忍住没动用化武。其次,每当遇到战局危急,伊拉克也往往会祭出化武“法宝”。例如1982年7月,伊朗发动“雷巴丹”攻势,将战火烧入伊拉克境内。正是从这时开始,伊拉克军队频繁使用化武以解困境,仅1983年就用毒34次,而此前两年,其只向对手发动过几次小规模化武攻击。

  1985年3月11日,伊朗以10万兵力发起了代号“巴德尔行动”的大规模进攻,企图切断巴格达-巴士拉公路,伊拉克军队遂于3月13日起用毒达50次,造成4600余名伊朗官兵伤亡。另外,或许考虑到己方人员安全,伊拉克军队较少在进攻时使用化武,而多将之作为一种防御或对峙时的报复手段。

  1986年2月9日,伊朗出动9万大军,在南线号”攻势,攻占了伊拉克的法奥港。4天后,伊拉克向法奥港的伊朗军队大量空投芥子气和神经性毒剂炸弹,导致后者约1800人死亡,8000人吸入毒气后被抬下战场。此后直至1988年3月,两伊战局陷入僵持,但伊拉克军队仍不断使用化武,数量达125次之多,造成数千伊朗军民伤亡。

  此外,伊拉克位于干热的阿拉伯半岛北部,一年主要分寒暑两季,其中,11月至来年3月初属于冬季。由于气候凉爽宜人,两伊战争期间,双方较大规模的战斗行动,基本上都选在这个时间段进行,相应的,伊拉克的化武攻击也多发生在每年1至3月。例如,1984年2月22日,伊朗出动数十万兵力,发起“曙光5号”攻势,突袭伊拉克第3军和第4军的结合部,攻入了巴士拉东北平坦的沙漠地带。为迟滞对的进攻,伊拉克军队多次用飞机大量布洒糜烂性毒剂芥子气,造成伊朗士兵伤亡超过2700人。

  3月8日,伊朗军队又在位于库尔纳以东胡韦沼泽地发起大规模进攻,伊拉克方面则利用有利的气象条件,于黎明前派出直升机在沼泽地布洒了糜烂性毒剂。清晨,当伊朗部队进攻时,沼泽地浓雾弥漫,毒剂蒸气与水蒸气混为一体,据说有5000多名伊朗士兵中毒,至少1000人死亡。3月15日至21日,伊拉克军队又在约费尔、阿勒贝扎等地用战机投放了神经性毒剂炸弹,仅3月21日一次袭击,就造成伊朗军队370余人中毒。

  由于化武危险性高,专业性强,投放工具复杂和对气候地形依懒性大,所以在任何国家使用化学武器的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部队,否则很容易造成误伤和无法发挥出化武威力。图为伊拉克拥有的主要化武弹药及投放工具,全部都是需要大炮,战机,直升机和导弹投送的。

  1984年以前,伊拉克使用的主要是芥子气和塔崩,之后种类扩大到沙林、梭曼、VX、路易氏剂、氢氰酸、基埃富、氮芥气、氯化氢、西埃斯、光气。

  而从化武弹药和投放工具来看,伊拉克由刚开始以炮射为主,到战争后期逐渐转为以航空兵投放化学航弹为主。例如,1982年2月中旬,在巴士拉东北,伊朗军队正向伊拉克阵地发起冲锋。突然,对面射来一排炮弹,几声沉闷的爆炸后,升起了一人高的雾团,趁着风势压向进攻者。只见伊朗士兵接二连三地倒下,并在地上痛苦挣扎,其余人则惊慌失措,掉头便跑。据称,中毒的伊朗士兵有1700多人,从伤员身上巨大的水泡和严重灼伤判断,伊拉克用的是高纯度的芥子气和神经性毒剂。

  据悉,伊拉克陆军装备的BM-21型122毫米多管火箭炮,就配有专门的沙林毒气火箭弹,其能在20秒内齐射40发化学火箭弹,覆盖20千米外约4万平方米的区域。而根据不同作战需要,火箭炮亦可设定瞬时触发起爆或定距空爆两种方式(注:后者更适合释放毒剂),或增加炮群数量。此外,伊拉克军队还拥有可携带化学弹头的“蛙-7”战术火箭和“飞毛腿-B”导弹。

  伊拉克在1983年至1988年的战争中,共消耗约1.95万枚化学炸弹、超过5.4万发化学炮弹以及2.7万发短程化学火箭弹,造成上万伊朗士兵死亡。

  1984年之后,伊拉克军队越来越多地通过战机投放化学航弹(注:伊拉克空军装备的米格-23或苏-17均可携带1吨以上的毒剂),或利用米-8、米-24直升机布洒气溶胶。其中,化学航弹是伊拉克航空兵实施化武攻击的主要手段。与常规航弹不同,化学航弹爆炸装药量较少,目的是提高毒剂的有效装填量(注:化学航弹的毒剂装填系数可达50%至65%,比化学炮弹搞2至4倍)。

  伊拉克空军在两伊战争期间使用最多的两种化学航弹,分别是R-400神经性毒气航弹和500千克芥子气航弹。而据《苏联军事百科全书》介绍,这些中圆径(注:重量在50千克至1吨之间)化学航弹装有撞发引信、定时引信(注:200米高度爆炸)或非触发引信(注:50米高度爆炸),当装药爆炸时,薄壁弹体破裂,液态毒剂分散成小点滴向各方飞溅,从而以持久性毒剂杀伤人员、沾染地面和目标,或造成暂时性毒气团,污染空气。

  1988年6月25日,伊拉克军队对马季农岛的伊朗军队发起反攻。伊拉克从凌晨3时开始,对伊朗阵地进行了持续两小时的火力准备,以炮兵、航空兵使用神经性和氰化物毒剂弹和爆炸弹进行了猛烈轰击,使伊朗守军遭到惨重伤亡。但在伊拉克军队攻击这些阵地时,毒气已经消散。随后,伊拉克又以直升机、战斗机对伊朗阵地后方的指挥所、控制中心、后勤仓库和预备队集结地大量投掷芥子气和神经性毒剂炸弹,以杀伤伊朗军队,阻止其反击,使伊朗失去了防御控制能力,从而保障伊拉克军队收复了马季农岛。据伊朗报道,这次作战伊朗军队有2000余人中毒伤亡。

  1988年7月,在达成停火协议前夕,伊拉克又多次进行化学攻击。如7月10日,伊拉克空军使用化学武器对伊朗西部的巴奈难民营进行轰炸,造成151人伤亡。7月20日,又对伊朗西部边境的两个村庄投掷毒剂炸弹,造成数十名平民伤亡。8月4日,伊朗向联合国报告,伊拉克军用飞机向伊朗西部城镇投掷毒剂炸弹,造成伊朗平民1000人中毒伤亡。8月25日,美联社报道,伊拉克飞机6架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居住的5个村庄投掷了毒气炸弹,造成58人中毒伤亡。

  1988年3月16日,萨达姆政权就曾利用化学航弹,对库尔德人聚居区阿拉卜贾镇发起过化武攻击。当天,多架伊拉克空军的米格和“幻影”战机出现在该镇上空,总共进行了14轮轰炸,每轮空袭由7至8架战机完成,前后持续达5个小时。

  图为在两伊战争期间,被伊拉克使用的化学武器杀死的一名库尔德族父亲和他怀里的孩子。

  5个小时的空袭过后,当地居民先是闻到一股类似甜苹果的味道,很快有人倒地,另一些人则开始发烧、身上溃烂,或者先咳嗽,继而呕吐。据英国BBC事后报道,伊拉克政府军在这场屠杀中使用了芥子气、沙林、塔崩和氰化物毒剂炸弹,造成5000余名库尔德人死亡,1万多人中毒,负责行动的伊军指挥官阿里·哈桑·马吉德因此被西方称作“化学阿里”。

  另据联合国战后公开的调查结果显示,伊拉克在1983年至1988年的战争中,共消耗约1.95万枚化学炸弹、超过5.4万发化学炮弹以及2.7万发短程化学火箭弹。而伊拉克后来也承认使用了1800吨芥子气、140吨塔崩毒剂和超过600吨的沙林毒剂,其中有约三分之二的化武都是在战争的最后18个月中使用的。

  伊拉克在两伊战争中发起超过240次化学攻击,主要采取大规模化学炮弹炮击,机群空投轰炸等方式。导致大批伊朗军人和伊拉克平民死亡和受伤。特别是在1988年3月16日,萨达姆政权利用化学航弹,对库尔德人聚居区的一座小镇发起过化武攻击。当天,伊拉克空军的米格和“幻影”战机总共进行了14轮轰炸,每轮空袭由7至8架战机完成,前后持续达5个小时,造成5000名毫无防备的平民死亡。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xuezhan/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