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战 >

现代化学战之父——弗里茨·哈伯

归档日期:11-25       文本归类:化学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毒气体被应用于军事方面的始作俑者,是德国科学界一位极富争议性的人物——弗里茨·哈伯。作为一名化学家,他于1909年成功地从空气中提取了氨,让人们种植农作物时摆脱了天然氮肥,使粮食产量大幅度增产;另一方面,弗里茨·哈伯担任化学兵工厂厂长时负责生产、研制化学武器,并且在战争中使用,造成了上百万人的伤亡。

  弗里茨·哈伯于1868年12月9日出生在德国西里西亚布雷斯劳市(今波兰弗罗茨瓦夫)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哈伯的父亲是当时德国最大的天然靛蓝染料进口商,哈伯自幼对经商没兴趣,但对靛蓝很感兴趣,从小就渴望成为一名伟大化学家。

  中学毕业后,哈伯先后在德国的卡尔斯鲁厄工业大学、柏林大学、海登堡大学、夏洛腾堡工业大学学习,师从一些著名化学家,进步很快。1891年哈伯写了几篇论文,由于论文独特新颖,在德国化学界引起巨大轰动,德国皇家工业科学院破格授予哈伯化学博士学位,这时哈伯年仅23岁,是全院最年轻的博士。1896年哈伯进入卡尔斯鲁厄工业大学任化学教授。

  氨是一种基础化工原料,氨的合成不仅可以大量产出氨肥,可以极大提高粮食和其他农作物产量,使农业靠天吃饭的依赖程度大幅度减弱。尽管不少著名科学家从18世纪就开始研制合成氨,但是毫无进展。1904年哈伯开始了对合成氨的试验,1909年成功地解决了氨、氮混合气转化率不高的科学难题。合成氨不仅大大提高了粮食产量,而且推动了其他科学技术的发展,例如超高温技术、石油化工技术等,可以说哈伯开创了化学领域的一个新时代。

  19世纪是世界人口急剧增长的时代,哈伯利用合成氨技术生产出化肥,使粮食产量大幅度增产,这一伟大创举不知使多少人从饥饿的死亡线上活了下来。不少人赞扬哈伯:“是用空气制造面包的圣人。”所以哈伯也被称为“化解世界粮食危机的化学天才”。“一个丧心病狂的走狗”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了能减少进攻时的伤亡程度,交战各国都在研制和发明能迅速突破防御的新式武器,很多科学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毒气。

  由于哈伯声名远扬,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对哈伯十分欣赏,早在1911年,威廉二世就来到卡尔斯鲁厄,亲自邀请哈伯去柏林担任新成立的恺撒·威廉物理化学及电化学研究所所长,并授予哈伯普鲁士科学院院士称号,还给哈伯巨额薪金。面对威廉二世的邀请,哈伯感恩不尽,立即走马上任,同时还兼任柏林大学教授。一战爆发后,威廉二世多次会见并表扬哈伯,鼓励哈伯把各项发明最大限度地应用在军事和战争中。

  早在1912年哈伯就开始研究制造毒气了。1915年1月,哈伯向德国参谋总部提出了大胆的建议:大量使用氯气钢瓶,借助风力把毒剂云团吹向敌方,用以大量杀伤敌人。氯气通常以液态形式存放于钢瓶之中,一旦施放在空气中就马上会气化成一种强烈的、窒息性的有毒烟雾,空气中只要有0.3%就足以让人咳嗽、呕吐,浓度只要达到1%就可致人死亡。德国参谋总部马上采纳了哈伯的意见,为此,德国成立了一个专门进行氯气研究的实验室,由哈伯负责,哈伯不仅成为德国毒气战的科学负责人和科学带头人,而且兼任化学兵工厂厂长。氯气研究很快取得重大突破,德军把第35工兵联队(团)改编为“毒气施放团”,这不仅是德军也是世界上第一支毒气部队。

  在一战中哈伯几乎参与了研制、指导、指挥德军每次主要的化学战,所以哈伯被称为“现代化学战之父”、“化学战的创始人”。据统计,在一战中化学战共造成127万人中毒,占一战伤亡总数的4.6%,其中死亡者为9万多人,幸存者中大约有60%的官兵因为伤残不得不离开军队,很多大难不死的中毒者变成了重伤或残废,经济损失更是难以计数。为此,爱因斯坦曾经气愤地指责哈伯是“科学界的无赖、一个丧心病狂的走狗”。

  随着战争的进行,哈伯开始认识到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内心感到无比悔恨和痛苦,决定不再研制毒气,1917年哈伯辞去了化学工厂厂长和军队中的所有职务。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瑞典科学院考虑到哈伯发明的合成氨极大地促进全球经济和农业的发展,决定把1918年度诺贝尔化学奖授予哈伯。

  哈伯获得1918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消息一经传播,马上在全世界引起极大反响,很多科学家表示强烈反对,主张对哈伯以战争罪的名义进行审判。但也有不少科学家认为哈伯尽管有罪,但也是各为其主,哈伯发明的合成氨也确实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完全有理由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在接受诺贝尔化学奖时,哈伯说道:“我是罪人,我无权申辩什么,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弥补我的罪行。”

  为了反省自己在一战中犯下的错误,哈伯致力于与世界各国同行的交流、往来。哈伯领导的威廉物理化学研究所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化学研究中心之一和第一流的科研单位,他的科学实验室里几乎有一半科学家是来自欧洲其他国家,不仅极大地促进了一战后世界化学界的发展,还培养出许多具有世界水平的科研人员。 (摘自《军事史林》)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xuezhan/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