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战 >

VX神经毒剂现身 化学战疑云再起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化学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久前,一朝鲜籍男子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遇袭身亡。许多媒体称,死者是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卡立德·阿布·巴卡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战仍是等待死者家属提供DNA样本确认死者身份。

  在远离朝鲜权力中心的岁月里,金正男更多地以旅行者的形象示人。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金正男在莫斯科、日内瓦、北京、巴黎、澳门等地留下过身影。

  2月24日,马来西亚警方公布了此案的初步调查结果。马方表示,检验部门从死者的眼睛和面部提取样本中发现了VX神经毒剂。让普通人感到陌生又有些毛骨悚然的VX,同样释放出耐人寻味的信息。

  马来西亚方面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案发时,死者正在等候飞往澳门的航班,两名女性嫌疑人突然凑上前,向他脸上抹了什么东西,然后迅速逃离。自感情况异常的死者向机场工作人员求助,但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就此,舆论猜测,死者遭有毒物质袭击,但没人想到凶手会使用VX神经毒剂。

  VX(维埃克斯)是比沙林更危险的化学物质,被《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列入管制范畴。通过口服、吸入或皮肤接触该物质后,中毒者会在一两分钟内出现瞳孔收缩,10分钟左右因神经系统紊乱发生抽搐、麻痹与痉挛,15~20分钟内就会因呼吸和心脏衰竭死亡。从死者遇袭后的情况看,其表现基本与VX中毒的特征吻合。

  VX毒剂在常温下呈油状,因无臭无味、化学性质稳定而不易被察觉。更重要的是,这种物质挥发速度较慢,可以对目标区域形成长时间污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提供的背景资料称,VX上世纪50年代由英国人发明,曾被美苏两国大量制造并储存,被用于实战的案例多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时期,最常见的是以空投方式散布至居住区和港口等战略要地,达成杀伤人员、阻碍生产、破坏运输等多重目的。

  CNN指出,VX毒剂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认为是“神经毒剂中毒性最强的一种”。马来西亚卫生部长苏巴马廉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强调,人体只要吸收10毫克的VX就足以致命,朝鲜籍男子“接受到的剂量非常高,几分钟内便出现了相关症状”。

  关于VX的来源,马警方尚无法确认这些毒剂是否在马来西亚制造。苏巴马廉表示,这是首次在马来西亚发现这种类型的神经毒剂,“如果少量携带入境,它是很难被发现的”。

  相比死因,更难查清的是此次暗杀行动的策划及组织者。2月13日案发后,马来西亚警方陆续逮捕了一名28岁的越南籍女子、一名25岁的印尼籍女子和她的马来西亚籍男友,以及一名46岁的朝鲜籍男子。2月22日,马来西亚籍男子被释放,朝鲜籍男子成为警方侦讯的重点对象,包括查明其是否具有使用化学武器的相关知识。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网站分析认为,无论是行刺者还是机场的其他旅客,均未在此次刺杀事件中受到伤害,这符合VX毒剂“打击精度高”的特点。马方称,另有5名朝鲜籍男子为该案嫌疑人,其中4人在案发后返回朝鲜,另外一人应该还在马境内。

  截至目前,朝鲜政府仍未确认死者身份。朝方指责马方的调查存在政治动机,表示“一名持有朝鲜外交护照的男子在由机场前往医院途中死于心脏休克”。与之对应的是,韩国政府和舆论从案发起便试图将此案与朝鲜联系起来。《纽约时报》援引韩国智库世宗研究所分析师郑相昌(音)的话称,“如果证明朝鲜高层牵涉其中,美国可能面临强大的国际压力,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持国家的名单”。

  目前并无可靠证据显示平壤与此案存在关联,但受此案影响,外界开始关注朝鲜实施化学战的能力。法新社在报道中提到,包括VX在内的神经毒剂号称“穷人的”,主要原因在于此类物质威力大且制备容易、使用及保有成本低。在掌握相应技术资料的前提下,简陋的化工设施也可生产出VX。

  民间咨询机构“韩国防卫网络”分析师李一宇(音)表示,他“十分确信”朝鲜储备了一定数量的VX,并拥有包括飞机、炮弹、导弹在内的投放手段。据长期关注朝鲜半岛军事动态的美国网站“38North”估算,朝鲜军方最多可以为150枚导弹搭载化学武器弹头。

  也有军事观察家质疑朝鲜将化学武器用于实战的可行性。CNN指出,一方面,不存在和平用途的VX毒剂属于《日内瓦公约》禁止使用的范畴;另一方面,用远程导弹运载化学武器的效果仍值得商榷。从目前的迹象看,朝鲜更倾向于将核武器与导弹结合。

  尽管如此,任职于柏林自由大学东亚研究院的防务政策观察家科里·华莱士对CNN指出,如果朝鲜与此案的联系得到确认,就等于对外传递出信号,表明该国具有在境外使用化学武器的意愿与能力——也就是说,平壤对假想敌的战略威慑手段不限于“核”。

  不久前,一朝鲜籍男子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遇袭身亡。许多媒体称,死者是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卡立德·阿布·巴卡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战仍是等待死者家属提供DNA样本确认死者身份。

  在远离朝鲜权力中心的岁月里,金正男更多地以旅行者的形象示人。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金正男在莫斯科、日内瓦、北京、巴黎、澳门等地留下过身影。

  2月24日,马来西亚警方公布了此案的初步调查结果。马方表示,检验部门从死者的眼睛和面部提取样本中发现了VX神经毒剂。让普通人感到陌生又有些毛骨悚然的VX,同样释放出耐人寻味的信息。

  马来西亚方面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案发时,死者正在等候飞往澳门的航班,两名女性嫌疑人突然凑上前,向他脸上抹了什么东西,然后迅速逃离。自感情况异常的死者向机场工作人员求助,但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就此,舆论猜测,死者遭有毒物质袭击,但没人想到凶手会使用VX神经毒剂。

  VX(维埃克斯)是比沙林更危险的化学物质,被《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列入管制范畴。通过口服、吸入或皮肤接触该物质后,中毒者会在一两分钟内出现瞳孔收缩,10分钟左右因神经系统紊乱发生抽搐、麻痹与痉挛,15~20分钟内就会因呼吸和心脏衰竭死亡。从死者遇袭后的情况看,其表现基本与VX中毒的特征吻合。

  VX毒剂在常温下呈油状,因无臭无味、化学性质稳定而不易被察觉。更重要的是,这种物质挥发速度较慢,可以对目标区域形成长时间污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提供的背景资料称,VX上世纪50年代由英国人发明,曾被美苏两国大量制造并储存,被用于实战的案例多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时期,最常见的是以空投方式散布至居住区和港口等战略要地,达成杀伤人员、阻碍生产、破坏运输等多重目的。

  CNN指出,VX毒剂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认为是“神经毒剂中毒性最强的一种”。马来西亚卫生部长苏巴马廉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强调,人体只要吸收10毫克的VX就足以致命,朝鲜籍男子“接受到的剂量非常高,几分钟内便出现了相关症状”。

  关于VX的来源,马警方尚无法确认这些毒剂是否在马来西亚制造。苏巴马廉表示,这是首次在马来西亚发现这种类型的神经毒剂,“如果少量携带入境,它是很难被发现的”。

  相比死因,更难查清的是此次暗杀行动的策划及组织者。2月13日案发后,马来西亚警方陆续逮捕了一名28岁的越南籍女子、一名25岁的印尼籍女子和她的马来西亚籍男友,以及一名46岁的朝鲜籍男子。2月22日,马来西亚籍男子被释放,朝鲜籍男子成为警方侦讯的重点对象,包括查明其是否具有使用化学武器的相关知识。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网站分析认为,无论是行刺者还是机场的其他旅客,均未在此次刺杀事件中受到伤害,这符合VX毒剂“打击精度高”的特点。马方称,另有5名朝鲜籍男子为该案嫌疑人,其中4人在案发后返回朝鲜,另外一人应该还在马境内。

  截至目前,朝鲜政府仍未确认死者身份。朝方指责马方的调查存在政治动机,表示“一名持有朝鲜外交护照的男子在由机场前往医院途中死于心脏休克”。与之对应的是,韩国政府和舆论从案发起便试图将此案与朝鲜联系起来。《纽约时报》援引韩国智库世宗研究所分析师郑相昌(音)的话称,“如果证明朝鲜高层牵涉其中,美国可能面临强大的国际压力,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持国家的名单”。

  目前并无可靠证据显示平壤与此案存在关联,但受此案影响,外界开始关注朝鲜实施化学战的能力。法新社在报道中提到,包括VX在内的神经毒剂号称“穷人的”,主要原因在于此类物质威力大且制备容易、使用及保有成本低。在掌握相应技术资料的前提下,简陋的化工设施也可生产出VX。

  民间咨询机构“韩国防卫网络”分析师李一宇(音)表示,他“十分确信”朝鲜储备了一定数量的VX,并拥有包括飞机、炮弹、导弹在内的投放手段。据长期关注朝鲜半岛军事动态的美国网站“38North”估算,朝鲜军方最多可以为150枚导弹搭载化学武器弹头。

  也有军事观察家质疑朝鲜将化学武器用于实战的可行性。CNN指出,一方面,不存在和平用途的VX毒剂属于《日内瓦公约》禁止使用的范畴;另一方面,用远程导弹运载化学武器的效果仍值得商榷。从目前的迹象看,朝鲜更倾向于将核武器与导弹结合。

  尽管如此,任职于柏林自由大学东亚研究院的防务政策观察家科里·华莱士对CNN指出,如果朝鲜与此案的联系得到确认,就等于对外传递出信号,表明该国具有在境外使用化学武器的意愿与能力——也就是说,平壤对假想敌的战略威慑手段不限于“核”。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xuezhan/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