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整为零 >

老师每天说要我们补课其实我们看出来他是要钱他上课讲了等于没讲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化整为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明明责令教师不能补课,为什么暑假补课的孩子还有很多,补课的“教师”大都是没有教育经验的,为什么?

  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严禁暑假补课,学生对没完没了、五花八门的补课非常反感,而有些家长和老师对补课也是怨声载道,补课之风却屡禁不止,骄阳之下,酷暑之中,有着太多的背着书包的孩子忙碌的身影,成为近年来暑假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笔者对初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育教学,不是很熟悉的,而对高中这一块比较了解,下面就这一领域谈谈自己的观察与思考。

  暑假补课,想说停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尽管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严禁,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允许集中补课,办“兴趣班”、“培尖班”、“补差班”总可以吗?甚至连“班”字都不要,“夏令营”、“实践小组”“志愿队”,就差“志愿军”了。至于赁屋授课,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过去有“超生游击队”,现在的“补课游击队”也毫不逊色,化大为小,化整为零,对付举报和投诉的方法林林总总。有的干脆公然集体上课,“传授知识并非犯罪”,“家长愿送,学校愿收,两厢情愿”,“法不责众,补课的又不是我一家”。诸如此类,举不胜举。

  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市场。最不愿意补课的是学生,他们是补课的对象和主体,他们希望学校还他们一个真正的暑假,好放飞一下心情,松弛一下紧张的神经。失去了主体对象的支持,补课的市场应该岌岌可危,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笔者熟悉很多家长,他们对暑假补课看法不一,下面的几种说法有相当的代表性。

  “人家学校补了,你们学校不补,开学时就掉了人家一大截,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教育在升温,全民重视教育,这是现代社会的大趋势。“家有读书郎,父母有希望”,子女的读书,是父母的梦想所在。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现代家庭,如果孩子不能成材,那么,整个家庭就失去了希望。让孩子能够考上重点,是许多家长的梦想,而分数则是进入重点的通行证。升学对学生来说是成绩的较量,但对家长来说则是经济实力的较量,因为差一分就是几万元的代价,与其为孩子升学花几万块钱“入门费”,不如把这笔钱“提前预支”用于家教、补课,这样既可为孩子打牢基础,又为来年冲刺作好准备。

  怕孩子暑假在家“浪”掉“荒”掉,可以说,是许多家长的共同心态。孩子暑假在家,是家长的心病,一是没有时间管,二是即使有时间,要辅导孩子的功课也力不从心,与其让孩子“浪”、“荒”,还不如让学校、老师代管,多多少少还能学点知识,增加点分数。

  从众心理,是家长热中补课另一重要心态。人家的孩子在补课,自家的孩子无人补,心里虚得慌,堵得慌,生怕自己的孩子分数掉下来。

  “升学率是学校的命脉”,这是许多中学的领导和老师的共同看法。其实,这种看法,并非来自于学校和老师。整个社会评价一所学校,“升学率”成了唯一标准。众所周知,现在的招生考试制度,是以考试成绩作为标准的,而补课就成了提高考试成绩的良方。喊了多年、叫破了嗓子的素质教育,在应试教育面前溃不成军。正在高中的老师为分数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然而,大学的老师并不这么看。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朱曦副教授认为,学生、教师花费在补课上的时间与精力太多,而收获太少。暑假本应是学生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宝贵时段,却被用来补课,但所学的东西也只为了应付考试而已,考完了也就没多大用处了。这种投入如同花大价钱买来的却是“一次性使用”的易耗品一样,是不划算的,因为一个健康人所学的知识,应该是“终身有效”的“耐用消费品”。中学的老师没有大学老师说得那么轻松,沉重的升学压力,压弯了本来就不挺直的腰。“高分低能”是现在学生的共性,人人心知肚明。有些“所学的东西也只为了应付考试而已,考完了也就没多大用处”,是高考敲门砖,但要敲开大学之门,这块砖却非要不可,即使敲开门就把它扔掉。分数不是万能的,没有分数却是万万不能的。因而,考什么补什么,大家心照不宣,成了补课的潜规则。

  骄阳似火,酷暑难当,亦或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学生补课出现了安全问题,谁负责?毫无疑问,学校吃不了兜着走。教育主管部门严禁补课有为证,与家长之间的“两厢情愿”一旦出了安全问题就变成了学校的一厢情愿,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学校暑假组织集体补课,确实是走钢丝,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补课获得的几两“银子”,与这种高风险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学校暑假组织集体补课,是高风险低收入,家教是低风险高收入,家教对于高收入家庭,是九牛一毛,低收入家庭,就要砸锅卖铁)谁将学校逼上梁山、落草为寇,毫无疑问,是评价体系。考好了,校长脸上流光溢彩,教师也扬眉吐气;考砸了,校长灰头土脸,教师也无颜见学区父老,更不用说“上头”的批评,家长的责难。 一好遮百丑,一差招万嫌。这好与差就在升学率这个“硬件”,就是学生的考试分数,其他的“软件”可以忽略不计。分数,决定了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暑假“补课风”该停了!暑假到来,补课之风即将悄然刮起,虽然命令禁止不让补课,但是补课之风依然年年刮起,而且有越刮越大的趋势,那么补课到底有没有效果呢?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认为效果是不大的,一是孩子学习兴趣不足,本来是玩的时间,让他学习当然没有动力。二是补课一般是讲完课,完事大吉,缺乏针对性,难以保证质量。效果不大,到是危害不小,一是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二是剥夺了孩子利用暑假提高综合素质的难得机遇;三是助长了教师队伍内部拜金风气形成。这三个危害都是深远的。因此,我说,暑假“补课风”该停了!如何停呢?首先要弄清原因,一方面家长需要让孩子补课,因为漫长的暑假,不让孩子补课让孩子干什么,而且补课还有可能提高学习成绩,当然要补,掏点钱也心甘情愿,总比孩子没事做,钻网吧强啊。于是你补、我补,他也补,补课市场作大了。另一方面,教师也可以用暑假补课得到一笔额外收入,有时,比一年的工资还高,何乐而不为?教师也是普通人,还没有达到工资收入可以疾病无忧的地步,对金钱也是喜欢的,况且市场经济下,把知识变为商品有什么不对呢?唯一不高兴的是我们的未来——孩子。其次,弄清原因后,要制定举措,让孩子健康的玩。一是地方政府搞好一堵一导。“堵”就是要加大对网吧以及其他娱乐部门的检查力度,一旦查出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活动就给予坚决打击,把他们打的倾家荡产,二是导,首先要加大对社会公益设施的管理和开放力度,为孩子提供健康玩的地方;其次,要鼓励文化科技部门为孩子组织系列健康向上的免费文化科技活动,让孩子暑假有点事情,在做中玩。二是学校要搞好暑假期间对孩子的玩教育活动。学校要走出学生返校就是打扫卫生、检查作业的狭隘区域,要充分利用学生返校的机会,组织好孩子对暑假的活动的总结回顾,帮助孩子制定适合自己特色的暑假玩计划,三是社区街道村委要创造玩的好环境。应把暑假孩子玩当作一个重要的内容来管理,给孩子健康的玩创造一个良好的秩序环境。四是影视部门要要打造玩的健康产品。可在假期里推出专门为孩子准备的系列互动节目,让孩子的暑假生活和影视融合在一起,丰富孩子的精神生活,指导孩子健康的玩。要避免一味的推出电视剧把孩子捆到电视机旁,应该让孩子把自己的生活带到电视机旁,发挥电视寓教于乐的独特作用。孩子能够健康的玩,家长放心了,当然就不会逼着孩子去补课了。第三,还要在暑假为教师找点事干。培训当然可以,但是也不要老培训培训的,可以组织教师搞一些有报酬的活动,如组织知识下乡,举办农村夜校,社区教育,钱不在多少,有就行,要体现出教师的价值来,老师生活充实了,也有钱可赚了,当然也不会去千方百计补课了。

  “冒”出来的第三学期(别让暑假成“第三学期”)又迎来了长达两个月的暑假,这个本应该是孩子开开心心的假日却正逐步衍变成孩子的第三学期。就笔者所教的学生而言,今年的暑假比正常上课还要忙。一个星期只有周六半天可以休息,而一天时最多要赶四个场次。这其中既有熏陶艺术涵养的钢琴考级培训班,也有为提高逻辑思维能力的奥语奥数辅导班,更有甚者参加了一些所谓的教育夏令营。暑假已经成了孩子名副其实的第三学期。而对于第三学期的家长所持有的态度让笔者吃惊,家长们的思想往往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学,自己的孩子可不能亏着。你学一样,我就要学两样、三样。就这样孩子的假期就在疲于奔命中度过。暑假的意义正在逐渐淡化,暑假逐渐成为家长为孩子进补的大好时机。对此笔者坚决保持反对态度。其一、作为学生而言,身体健康受到影响紧张的学习和考试刚刚结束,学生们疲惫的身体需要得到放松。而大量的进补使得学生整个身心始终保持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学习理应有张有弛,只有充分的休息才能休息积蓄力量迎接新学期的学习任务。其二种种进补大多以“兴趣”二字冠名,可真真是孩子感兴趣的却是寥寥无几。更有真甚者打着二十八天培养出一个小书法家,两个月还你一个绅士淑女。如此大张旗鼓的宣传,其实际效果如何,相信大家都是明白人。可偏偏就有那么多的明白人去干这些糊涂事。请把暑假还给孩子,还给孩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休息的、快乐的暑假。否则的话等到了寒假恐怕就要有第四学期了。

  毫无疑问,是我们的教育评价体系出了问题。学校、家长和社会都以分数来衡量教师。素质教育在应试教育面前溃不成军,只有靠边站的份。教育评价体系一日不变,暑假补课一日也停不了。暑假补课还算好的了。为了应付小学统考,我们这里的教师在学期间都有教师补课,学生们都没了星期天了。有些教师为了拿名次,在早读前加一节课,下午放学后再加一节课,一天就这样有九节课了。中午休息时间还要布置作业,晚上学生做作业要做到十一二点。学校现在几乎没有休息日,星期六、星期日更是加班补课。学生就这样学习、学习、再学习,他们的学习也太累了,不厌学才怪呢!就因为统考给教师排名次!我上学年暑假不想给学生补课,就有许多家长跑到我家跟我讲,学校其他班都给学生暑假补课了,怎么就你不补?你不补课,这么长的暑假,孩子在家都‘玩疯了。学习成绩掉下来怎么办?------所以,这个暑假我给学生补课。上课本我觉得没劲,想上《安徒生童话》或者《格林童话》。但不知家长同意否?我认为对于暑假补课要用疏导之法,决不可一禁了之,何况禁是禁不住的。以前大河发水,大家多用禁堵之法,于是越禁越发,河床越抬越高,大河就成了地面河了。我们的领导何不学大禹,用疏导之法正确给予引导呢?

  应正确引导好假期的“补课”唐柏青假期来了,针对学生的各种形式“补课”也随之而来。特别是在城市,不管学生是否情愿?也不管学生家长考虑清楚没有?便不自觉地加入到了“补课”的行列。“补课”的概念应该是广义的。它不仅局限于学校所开设的基础课程,还应包括体现个性特长的知识,以及社会方面的知识。因此,“补课”对于假期中的学生来说,确实有它现实的必要性。这一方面因为学生在校学习的课程,存在一些薄弱的学科,需要时间进一步地学习,希望得到老师的个别指点,以消除薄弱学科。也还有许多社会和生活方面的知识需要“补课”。另一方面是长的假期中,单个孩子在家生活与学习,对孩子的成长来讲是非常不利的,其父母亲并没有相应地休假,就是有休假的,其知识与能力也并不是都能督促或辅导好自己的孩子。更何况孩子在家大多也不愿意。所以,实际的情况是孩子大多选择与同学结伴“补课”。既然假期中的孩子“补课”难以避免,并有现实的必要性。作为家长来说,就应很好地针对自己孩子的特点和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好“补课”的具体内容与形式。是补文化课,还是补社会实践课;是补身体素质课,还是补特长课等等。是选择大课堂听课,还是请家教;是送城市,还是下乡等等。都要家长与孩子认真思考分析,达成共识后才决定方案。结果应是家长放心,孩子欢欣。从而实现假期“补课”的最大收益。假期“补课”的背后,可以看出教育应是学校、社会和家庭三者的结合。成功的“补课”意味着成功的教育,意味着学校、社会和家庭教育的完美结合。

  从另个角度看补课——有偿家教的必然走向辽宁省阜新市教师进修学院 赵彦 123000关于家教的存在具有一定的社会背景的,它反映了广大家长望子成龙的迫切需求。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以后,人们的观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那种统一分配、统一管理的用人制度彻底被打破。人都是为了生存而奋斗着,况且人们都想更好的活着,更有意义的活着。然而,社会的现实,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追求欲望,这就给社会带来了竞争,这种竞争还具有残酷性。根据我国实际发展的状态和就业的压力,家长越来越感到,孩子没有知识,没有能力,就面临着社会的淘汰。谁也不希望孩子将来不能自立,将来混日子过。所以,他们在尽可能力的情况下,给孩子创造学习的条件,其最终目的让他们成才。于是,家教就适应了家长的需求,而且越演越烈。话又说回来,学校的教育就不能满足家长的需要吗?家长对学校的教育就不放心吗?我想不是,家长对学校的教育还是很满意的,但是,由于学校教育的资源严重不足,加之家长追求孩子成长的目标不同,所以,家长需要孩子在课外得到补偿。我是一位教师,同时也是一位家长,孩子所在的学校也是当地最好的,可是,我还是给孩子请家教,理由很简单,学校的班型大,老师不可能照顾好所有的孩子。另外,我是从孩子兴趣和实际出发的,我希望孩子学点特长,这方面学校还不能完全做到。我了解我们当地,家教这个行业很火热,几乎90%的孩子,在课余都有学习班。这说明,请家教是家长的需要。这里也不排除有些家长为了顺应社会的心理,而去盲目的请家教,如果家长有条件而没有请家教,会被大家耻笑为对孩子不付责任,反正你请、我请、他请,大家都这么做。家教的存在是社会的需要。我们是正确的引导还是打击呢?我认为,扼制是错误的,既然它存在就有合理性,多数家长不会考虑对学校的教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想的就是让孩子多学知识,多增长能力。现在我们思考的是,学校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家长请的家教大部分都是在职的教师,那么教师到底有多少精力来做家教?在这金钱的诱惑下,如何摆正学校教学和家教的关系?我记得教育部门在整顿职业道德的时候,三令五申地提出在职教师不得充当家教,可是有令而不止,原来由公开转到了地下。家教的出现是家长和教师达成的默契,是以双方自愿为原则的,以这条来整治教师,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既然如此,我认为教育行政部门,不应该采取不恰当的手段来扼制教师做家教。学校需要做的是管理好自己份内的事,也就是学校考核教师是有一定细则的,教师在学校的工作没做好,会有一套的惩治办法。那么,学校还要管教师工作以外的事,这就太不仁义了,也不符合法律程序。家教是应该有补偿的。教师做家教是劳动的付出,有付出就应该有报酬,这是合情合理的。我们所处的是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就是资本,知识就是金钱,知识是随着需求而提高价码。我们不需要一提到教师,就给教师戴上“最光辉的职业”、“最无私的职业”等等桂冠。教师也是人,教师也需要生活,教师也需要生活的更好,那么教师没有钱又怎么生存。“贫穷”、“寒酸”不是教师的专利,教师应该充分的发挥自身的优势,挤身于市场经济的行列。同时,家教的出现,也有利于当地经济的拉动。教育消费是家庭的一大笔开销,它某种程度刺激了经济的增长。最后要说明的是,家教不同于社会办班。家教是家长的特殊需求,它是小规模的,而且出现在特定的环境中,它应该是民间的一种达成。当家教演变成大规模的办班的形式,那是应该得到规范管理。也有人提出,教师做家教要持证上岗,我看意义不大,因为家长请家教是自发的行为,他们对请何人做家教,是充满信任的。另外,面对错综复杂的教师流动,政府也无法管理。要教师办家教证,就意味着征收穗务,教师也不会去响应。采取强硬的措施,那是侵犯人权,因为教师的课余生活,政府无权干预。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引导家长正确的消费,慎重的选择家教。

  再谈狠煞群体补课之风《中国教师报》58期(3月17日)c1上,我曾经说过为什么要“煞住群体补课风”,现在说说怎样才能煞住群体补课之风。首先,加大宣传力度。本人认为,要煞住群体补课之风,必须加大宣传力度,让全社会人人都知道“群体补课”是不正之风,它表现了一种扭曲的心态,是某些教师以满足家长和学生需求为名,大行中饱私囊之实,它影响社会风气,它摧残青少年身心,它是“过街老鼠”,要真正形成一种对它“人人喊打”的局面。其次,加大惩罚力度。面对愈演愈烈的群体补课之风,有人束手无策,有人主张“顺其自然”,实在是大错特错。某地规定:城里教师假期违规补课,派到农村任教。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群体补课之风也就果真煞住了。看来加大惩罚力度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一是校长失职,校内假期补课,免去其职务。二是教师违规,校内外组织群体补课,除受到纪律处分外,还将影响将来晋职和增资。三是校外各类班(校)一律不准教补文化课,违者,罚其“伤筋动骨”。四是请煞不住群体补课之风的教育局长让位。当然,要以说服教育为主,但是,对顶风上者也绝不手软。

  暑假补课——家长无奈的选择马玉顺对于暑假补课,大家的观点似乎都是指责应试教育、指责教育评价机制等,但大家忽略了家长的无奈。现代家庭大多只有一个孩子,往往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问题是家长们最头疼的问题。现在的社会又有太多的诱惑,各种暴力言情的影视剧、屡禁不绝的黑网吧等等,都让家长担着一份心。孩子若学坏了,在家长眼里就是100%的失败。而家长都忙于自己的工作,谁能整天陪着孩子呢?还不如把孩子送到辅导班里省心。有人也许说,可以让孩子参加夏令营,或者让孩子和同学玩,要不就陪孩子外出旅游,让孩子在大自然中增长见识。这些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现。参加夏令营和外出旅游不仅时间不会太长,而且费用太高,相信大多数工薪族是要掂量掂量的,再说,安全保障问题也是家长担心的。但把孩子放在家里,孩子不是看电视,就是玩微机,既无聊也损伤身体健康,就是家住农村的孩子也往往是在假期中“疯玩”而已,这样的假期生活有什么意义呢?从家长的角度看,让孩子暑假补课是最好而且也是很无奈的选择了。说实话,很多家长是不愿意增加孩子的负担的,但不把孩子送到暑假补习班,哪里又是孩子假期中最安全的所在呢?

  给孩子的童年留下点美好的记忆今天一大早,读到了一首诗歌《童年是什么》:童年是春天的花环,童年是夏天的鸣蝉,童年是秋天的酸枣,童年是冬天的雪人。童年是村边大树上的喜鹊窝,童年是山中水库里的小蝌蚪,童年是门前未长熟的青柿子,童年是村外小河底的鹅卵石。童年是一小块肥皂泡出的小泡泡,童年是在秋风中摇曳的野菊花,童年是被海水留在沙滩上的花贝壳, 童年是躲在草丛中的蝈蝈和蟋蟀。童年是一串串榆钱,童年是一朵朵槐花,童年是一片片柳叶,童年是一颗颗松塔。童年是你记忆的天空中最纯洁,最明亮的那几颗星,你看到它们了吗?读了这首诗歌,真为现在的孩子担忧,现在的孩子心中的童年会时什么样的呢?人生最美好的童年时代会给如今的孩子留下些什么呢?放暑假了,我得到一个好消息,可以和儿子一起到北京做特约编辑。几天来,儿子一直沉浸在欢乐中,整天在问,能不能早点儿去,真有点“归”心似箭。但是另一幅场景让我心痛,根据学校的要求,今年暑假学校不组织任何形式的补习班,我感到学校的决定非常的英明,这样一来可以让孩子们过一个欢乐的暑假,也好在童年的记忆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许许多多老师暗地里在招兵买马,我作为一个班主任,到了放假的那天才知道,许多老师以不同形式到班里进行了发动,语文的,数学的,英语的,音乐的,美术的,真是齐全得很。可能受我的“毒害”太深了,我们班只有十几个学生报了英语补习班,而其他班级就不同了,有的几乎是全部的学生了。这样的补习班的质量可想而知了,安全问题也很难保证,最重要的是剥夺了孩子们书家“玩”的权利,剥夺了童年的欢乐。这些还好,那些社会上的补习班就更是参差不起了,鱼龙混杂,但可以肯定他们看中的都是家长兜中的票子。我们这代人是唱着《童年》长大的,“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这些耳熟能详的歌词在我们听来是那么的亲切,但是现在到了孩子那里已经变成了刺耳的音符,因为他们的童年是不愉快的,在他们的童年的字典中已经找不到花环、鸣蝉、酸枣、雪人,喜鹊窝、小蝌蚪、青柿子、鹅卵石也只是一种梦中奢想。杨振宁教授说过:我们虽然生活在旧社会,但都有一个幸福的童年;而现在的孩子成长在新中国,却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难道我们就只能给孩子们一个痛苦的不幸的童年吗?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engweiling/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