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中军区 >

叶松盛和华中野战军6师特务团(原创)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华中军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46年10月淮南军区独立旅撤销时,其3、4、5团分别调给了华中野战军(以下简称华中野)的6、1师和11纵;4团、5团的调编很明确,10月时分别编为1师新特务团(注1)和11纵34支队,到了11月又分别编为华中野1师2旅4团和7师(成钧、赵启民部)特务团。这两个团后面的接续也一步不拉,直到49年2月全军统编,前者番号为23军68师202团,后者番号为25军73师219团。

  但3团的调编一开始就不清楚。用人方24军军、师两级部队史都没交代,放人方淮南军区的历史资料也不见记录,看到的只有“淮南独立旅3团调归华中6师(纵)”这囫囵一说。笔者在整理华中野6纵、6师几个团的资料时也找不到这个团的踪迹。为入手问题,我们先把6纵、6师编成时各团的情况简单理一下。

  45年11月成立的华中野6纵(王必成、江渭清部),辖46(吴咏湘、陈绍海部)、48(饶惠谭、彭冰山部)、50(黄玉庭、王直部)、52(黄光裕、彭茂标部)、54(刘史明、刘铁珊部,团副万海峰)五个团,依次来自原苏浙军区1纵2、1、3支队,苏南独立2、3团。

  苏浙1纵2、1、3支队,前身依次是新四军6师16旅46、48、47团。46、47团是41年4月就成立的新四军老16旅的主力团,48团则是新四军1师2旅4团改称,时间在43年初4团随王必成南下苏南重建16旅后。

  苏南独立2团也是新四军6师的老团队,成立时间也在41年4月,一直由16旅指挥。在44年2月16旅成立苏皖军区(王必成、江渭清部)后,该团划归下属的2分区,45年2月又改称苏浙2分区独立2团,无论属地如何叫,当地人始终称之为苏南独立2团。

  苏南独立3团的成立时间和来源都不清楚,但它肯定不是44年8月在苏皖1分区编成的那个独立3团(刘群部)。后者在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即并入了同分区的独立1团,因为那时期苏浙军区要搞大战役(准备光复南京、上海等大城市),属于分区建制的独立3团相对弱,所以两个团并成了一个团(用苏南独立1团番号,注2)。

  说实线团,笔者曾被“引导”错两次。一次是从名称上感觉它可能就是苏中军区独立旅3团(郭志伟部,注3),称之“独立旅3团”,“独立3团”似乎差不太多,并且独立旅3团46年后就改为华中野6师18旅54团(郭志伟、王义勋部),华中野6纵54团和华中野6师18旅54团,番号看着也顺应。

  但笔者在参看刘史明团长个人经历资料时,这个“引导”被否决了。刘史明45年10月从苏中军区新1旅13团团长职位调出后,就接上了华中野6纵54团团长,此时苏中独立旅3团才刚由新1旅14团改为,后面与6纵54团并编也是46年4月后的事,因此华中野6纵54团不可能是这个团。

  第二次“引导”仍是按“独立3团”这个番号寻根所致,当时一下来了个感觉:华中野6纵54团会不会就是淮南独立旅3团?因为后者在淮南军区一直有人称之为独立3团。且苏南独立3团,淮南独立3团,这两个番号不都是撤到苏北了吗?但是一查手中资料,有两处不符合:一是团首长不相同或相近。45年11月“淮南独立3团”的团首长是黄仁庭、梅少卿,而同期华中野6纵54团的团首长是刘史明、刘铁珊,团长、政委没一个能对上。二是时间不对。淮南独立旅3团是46年6月才撤到苏北,8月调归6纵。而此时,华中野6纵54团早已和苏中独立旅3团合编组成6师18旅54团了。用现在的时髦线团的窗口期。

  那么会不会还有这种情况:46年8月淮南独立3团也并入了华中野6师18旅54团?还是看资料。46年4月华中野6纵54团和苏中独立旅3团并编时,前者并入的是两个营,而后者能肯定至少并入了团部和两个营。这么一个兵员充实的整编团,时经四个月未见重大损失,何须再补进一个团?说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但很小很小是肯定的。

  这样一辨析,没解决一点问题,但好处是澄清了苏南独立3团和淮南独立旅3团一点不相干,各是各的问题。一段时期以来,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不了,成了笔者手头的悬案之一。

  近日在查看新四军2师部队首长的资料时,突然看到淮南独立旅3团撤到苏北时,其时任政治处主任是叶松盛。叶松盛!这个名字似乎有印象,在华野6纵的哪个团看见过?一搜手头资料,看到是在华野6纵特务团。47年5月该团拿下孟良崮顶峰,正是团长刘史明、政委叶松盛率团(还有个有名的何凤山,呵呵)完成。再查叶松盛个人经历,46年8月淮南独立旅3团抵达苏北时他升为该团副政委,搭伙的团长是黄仁庭。在独立旅3团调入华中野6师后,黄仁庭离团去任了6师18旅的副参谋长。但他走后“丢”下的团队去了哪儿?正是本文前述的一个问题。还有那个6纵54团团长刘史明,46年4月也把团队“丢”给了来入伙的苏中独立旅3团团长郭志伟,之后一段时间也消失。到了47年2月成立华野6纵时,才看到他出任了纵队特务团团长。这些新、老情况和叶松盛在淮南独立旅3团的任职一联系,一下就挖掘出华野6纵特务团的“前身”,也就是华中野6师特务团的前身,莫非就是淮南独立旅3团?正是在黄仁庭走后,叶松盛(当然还有其他人)一直带领着该团。而刘史明“丢”下原来的老团,也正是为了组建华中野6师特务团(注4)。来源嘛,现成!就是这调进6师来的淮南独立旅3团。这么一推理,基本上可判决:46年8月,淮南独立旅3团改编为华中野6师特务团。

  将以上“判决”结果,与淮南独立旅4、5团于46年10、11月相继改为华中野1师、7师特务团的情况一对照,当可侦知华中野首长当初决定调进淮南独立旅时,就对其所属各团的安排有个统一考虑。表现出的结果就是:各团换番号,不撤建制,给予较高“名誉”都编为华中野各师的直属特务团。应该说,这样的安排对刚失去全区根据地北撤苏北,军心失稳的淮南2师部队来说是极大的“宣慰”。

  判明之后或许还有人穷追不舍,华中野6师特务团的前身这么判定了,那么它的后身又是谁呢?笔者认为,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人物仍然是叶松盛。笔者在24军49年初的编制序列中看到,该军70师炮兵团的政委是叶松盛。笔者又大胆一猜:该炮团可能就是原华野6纵特务团改编或组建而成吧?因为49年统编后的解放军各军、师,建制内一般不设特务团了,那么原有的军、师特务团就应该改制。叶松盛率领华野6纵特务团(或一部)改制(或组建)为70师炮兵团并顺接了该团政委,是顺理成章的任职。其实解答这个问题比较容易,找到70师炮兵团的团史即可完全知情。笔者虽然暂无这个团史,不过很感谢当下极为丰富的网上资讯。记得前不久一些网友收集整理出的《解放军英模部队》中就有这么一条:

  “70师炮兵团1连:46年8月编入6师,24军70师炮兵团3连(巩固部队模范连);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高炮团57炮营3连。”

  怎么样?例证!活脱脱地为笔者的上述推理和猜测提供了一个连队(并且是第1连)例证。

  本文结束之际,还有苏南独立3团的问题悬着,不过根据该团45年11月即编为华中野6纵54团,而此时6纵各团才刚北渡长江集结的情况看,笔者估计该团组建时间不会长。至于组建来源,笔者在下面注4介绍刘史明的部分经历中又有猜度,不过还是等具体资料或例证现身吧。

  注4:刘史明,可以说是苏中军区新编团队的组建干将。从42年9月重建苏中2分区兴化独立团任团长起,45年3月组建渡江南下的苏中教导旅(廖政国部)3团任团长;同年8月又组建苏中军区新1旅13团任团长;10月再从13团调出,负责整编随主力渡江北撤的苏南各县(如句容、横山、宣当等)总队或警卫团,组成了新的苏南独立团。

  朋友说,华中6师特务团是两个小部队组建的,有争议很正常,问题都是在争议中解决的,咱也不过是见到新资讯后的即时推理一说。无论如何,等待更具体的资料确认吧。

  70师炮兵团1连:46年8月编入6师,24军70师炮兵团3连(‘巩固部队模范连’);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高炮团57炮营3连。

  “46年8月编入6师,......”这个叙述是很令人玩味的。说明之前不属于6师(6纵),是另调入的。2019-05-05 09:14夫子老师,您好。看了王必成南下重建第16旅后,原第6师第18旅第51团也归第16旅指挥,但第51团后来的发展沿革没有看见,请老师解惑!2019-05-05 12:56回博海,这个51团也属于争议案,有两种说法。一种说51团45年1月并入了苏浙3纵9支队;另一种说51团44年春组建苏南独立1团。我的看法倾向于第二种,这是从团长胡品三的任职经历判断的——51团的番号没保持到45年。2019-05-20 07:29@博海20182019-05-0509:14

  夫子老师,您好。看了王必成南下重建第16旅后,原第6师第18旅第51团也归第16旅指挥,但第51团后来的发展沿革没有看见,请老师解惑!

  1个营编入47团,另1个营与溧阳独立营,合编为新的溧阳独立营。2019-05-20 07:37夫子兄,

  你说的淮南独立3团,因华中第6师在涟水保卫战中伤亡太大,被撤编编入6师各部。同时编入6师的还有7师20旅(改番号17旅,下辖59、63团改为49、51团)2019-05-20 17:32国民兄:

  我手上的资料是:51团在18旅42年9月划归苏中区时与其分离,先是10月2营被黄玉庭(46团团长)带到沪宁路南,随后并入了46团。之后在11月由参谋长胡品三率团部及1营也进入沪宁路南,归16旅指挥。

  按苏南当时的区域划分,溧阳属于苏南3分区(两溧区),由46团兼;51团2营进入苏南后是归46团兼3分区,不会编到47团兼的苏南1分区(茅山区)的。后面应该就是该2营并入了46团。

  如果按你所说,51团“一个营并入了溧阳独立营”,那么可能说的就是51团2营。也许它刚进苏南时临时改称溧阳独立营吧(溧阳县当时只有一个警卫连)。

  胡品三率领的51团团部及1营,如果“进入”的是47团的防区(苏南1分区)的话,那么后面可能就编进苏南独立1团了,因为该团正是44年2月在苏南1分区组建。2019-05-22 10:21夫子兄:

  我说的51团1个营编入47团,另1个营与溧阳独立营,合编为新的溧阳独立营。

  同时,还以丹北地武组建了第2营。(三个县的独立营,各组成1个连,扬中为4连,山南为5连,山北为6连))2019-05-22 10:52大子兄,刚刚查了一下24军军史,与51团有关系的:

  塘马战斗后,谭震林师长获悉罗忠毅、廖海涛两同志噩耗后,在征得军部同意后,一面立即电令十六旅和苏皖区党委机关转移到溧水地区与四十六团一起行动,并任命四十六团团长黄玉庭兼代旅长,四十六团政委钟国楚兼代旅政委。军部来电任命谭震林兼十六旅旅长,钟国楚为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开荆为参谋长,王直为政治部副主任。

  一九四二年四月,整编了部队,决定将塘马战斗中遭重大损失的第四十八团其余人员编给第四十七团为该团二营五连。四十七团由四个连扩充到二个营,领导干部也作了调整,由熊兆仁为团长,王直为政委,邹耀堂为参谋长,仍负责坚持茅山地区斗争。独立二团仍坚持在太涌地区活动。四十六团作为机动作战部队,担任恢复江宁、横山地区的任务。进一步紧缩机关,充实连队,成立了教导大队,培训和保存干部。

  一九四二年四月中共华东局扩大会议后,军委任命六师十八旅旅长江渭清为十六旅政治委员,钟国楚改任十六旅旅长,苏皖区党委以江渭清、邓仲铭、钟国楚三人组成,以江渭清为苏皖区党委书记,邓仲铭为副书记,从而加强了苏皖地区和十六旅的一元化领导和指挥。

  一九四二年秋,在丹北活动的十八旅五十一团二营(三个连)奉命调至两漂地区,归十六旅指挥,随后编入四十六团;其中一个连编为十六旅特务连。同年冬,在丹北活动的十八旅五十一团团直和一营奉命调宁沪铁路以南活动,归十六旅指挥,随旅部在两溧地区活动。

  〔五十一团〕:建于一九四一年三月。当时属十八旅建制。该团前身是十八旅五十二团第三营(该营原由丹北独立支队和西路司令部直属队组成)和丹北地方抗日武装编成。全团三个连,团长张开荆,政治委员陈光,属六师十八旅建制。一九四二年九月,部队整编,五十一团建立营一级领导机构。第一营辖三个连,以原五十二团九连为第一连,原一连为第二连,四连为第三连。第二营辖三个连;由丹北各县警卫营上升组成。扬中县警卫营为第四连,山南县警卫营为第五连,山北县警卫营为第六连。第二营组建不久,即由十六旅四十六团团长黄玉庭率领该营越过宁沪铁路,进入两溧(溧阳,溧水)地区活动,归十六旅指挥,随后编入旅部和四十六团。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五十一团奉命在团参谋长胡品三、政治处主任黄吉民率领团直和第一营越过宁沪铁路,进入茅山地区归十六旅指挥。该团在党的领导下,是由地方武装成长起来的。由于一开始就得到“江抗”二团的扶助,在日伪顽夹击的严峻形势考验下,经过数十次战斗的锻炼,其战斗力提高较快,曾与苏南地区主力部队一起并肩战斗,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准备从苏南抽调一部分兵力参加太平洋战争,并增援华南侵略军,以加强“后方基地”。在此情况下,日本侵略者为巩固其苏南占领区,稳定日伪军的情绪,在调兵之前先发制人,集结五千兵力,向溧阳、宜兴、郎溪一带“扫荡”,军队闻风而逃,毫无抵抗,丢失大片土地.当敌人转兵向我根据地“扫荡”,我在敌后进行反“扫荡”,积极打击敌伪时,顽固派令顽军侧面配合日军“扫荡”,袭击我十六旅后方医院,再次暴露顽固派消极抗战,积极的丑恶面目.我十六旅在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正确领导下,依靠苏南人民,经过一年的艰苦奋战,不仅粉碎了敌伪顽的“扫荡”进攻,巩固了茅山、丹北、金丹武和两溧地区,而且恢复了江宁、横山、大官圩地区,长滆、太滆地区有了新的发展,并且打开了太湖地区的抗战局面.我主力部队已恢复到二千三百人,部队工作有很大进步。

  苏南敌后战场,自陈粟司令率主力渡江北上后,三年多来,在日伪军不断“扫荡”和顽军时常磨擦的情况下,使苏南敌后战场进入了一个严重的复杂阶段,斗争极为艰巨。但在苏南敌后党政军民的共同努力下,我旅指战员历经艰难险阻,英勇奋战,不仅坚持和巩固了原有阵地,而且有了新的发展。在苏南的主力部队保持了二千六百余人,有力地阻止了顽军第三战区主力的北犯,发展了苏南抗日根据地,积极支持和保障了发展苏中抗日根据地,这是我军战略上的一个重大胜利,为尔后主力南下进一步打开江南抗日局面准备了良好的条件。

  资料太多、太杂,也不知谁对谁错!2019-05-22 11:43国民兄:

  不同资料众说不一的情况很多,有些貌似权威的大部头军史,上面的错误我也指出不少,所以光以某书所载作为判定肯定不行。不过,兄也不必急于成论,实情迟早浮出水面。我做本博客——军史笔谈的目的正在于此,记载的是追究实情的不同过程。

  你上面转的24军资料我也见到过,大方向是这样,至于更细分的东西,参考了其它有“同向”靠近之处的史料吧。2019-05-22 11:43国民兄:

  不同资料众说不一的情况很多,有些貌似权威的大部头军史,上面的错误我也指出不少,所以光以某书所载作为判定肯定不行。不过,兄也不必急于成论,实情迟早浮出水面。我做本博客——军史笔谈的目的正在于此,记载的是追究实情的不同过程。

  你上面转的24军资料我也见到过,大方向是这样,至于更细分的东西,参考了其它有“同向”靠近之处的史料吧。返回顶部发布评论: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ongjunqu/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