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中军区 >

华东野战军为何不在山东沿海作战

归档日期:09-07       文本归类:华中军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样跟你说吧,1947年5月,华东野战军(由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合编而成)准备歼击桂系第七军和整编第四十八师。但是,粟裕认为两者并不是理想的打击对象。“这两支部队属于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号称‘猴子军’,打仗很狡猾,又比较顽强,同他们作战难有俘获,往往打成消耗仗。”他建议把目标改为军所谓“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陈毅深以为然,遂有孟良崮战役。孟良崮战役是军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张灵甫与华中野战军陈毅元帅、粟裕将军的较量,1948年6月,军中原战场告急,决定将江苏省中部、北部地区的整编第25、第83、第72师西调中原战场增援。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陈丕显为牵制当面军,策应华东野战军主力发起豫东战役和兖州战役,决定集中第2、第11、第12纵队在苏北军区和山东滨海军分区地方武装配合下,向陇海铁路(今兰州—连云港)东段及其以南地区发动攻势。6月12日,第2纵队首先在陇海铁路东段向守军发起攻击,至22日,攻克刁团、墩尚、房山、城头、阿湖等据点10余处,歼整编第44师4000余人。随后,乘军整编第72师等部西调,苏北地区守备薄弱、兵力分散之机,发起涟水战役。7月3日,第11纵队主力包围涟水城,第2、第12纵队及第11纵队一部于该城以南、以西地区阻援。经三天激战,6日晨占领该城,全歼守军整编第44师第162旅等部。淮阴、淮安方向的援军见阻援部队严阵以待,未敢冒进。7月中旬,苏北兵团乘胜向运河沿线扩张战果,攻占泗阳、宿迁等城镇,又歼整编第25师一部。此役,共歼军1万余人,策应了野战军主力的作战,进一步开展了苏北地区的斗争局面。计陷淮阴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6月下旬,蒋介石调集50万大军对苏皖解放区大举进攻,其中,“五大主力”之列的整编74师、第5军和素有“钢军”支撑的第7军战斗力最强。开战伊始,敌军兵锋甚猛,天空中战机隆隆,地面上坦克滚滚。华中野战军在粟裕的指挥下,七战七捷,歼敌5万,逐渐控制了战场态势。其中王必成率领6师在一个半月内接连五战,歼敌1.2万人。苏中战场胜利在望,相邻的淮南解放区形势却急剧恶化。在三支主力的强攻下,解放军被迫撤出淮南根据地。随后,张灵甫率领74师沿运河长驱直入,兵锋直指淮阴。淮阴是苏皖解放区的首府,战略地位重要,得失事关全局。因此,解放军山东、华中野战军主力紧急驰援。粟裕一面飞调成钧、皮定均赶往淮阴城下,阻击74师;一面亲率1师、6师从海安城下撤围,奔赴淮阴,准备围歼74师。主力到达前,淮阴守军顽强抵抗,使74师在城下寸步难进。眼看华野主力就要赶到,74师处境危急。千钧一发之时,张灵甫的狡诈与勇悍开始体现出来。他派出一支小部队,在夜色掩护下发动偷袭,透析点就选在防线中央——从战术角度看最难突破的地段。守城部队未料到一向害怕夜战的敌军居然敢于夜袭,更想不到进攻的地点恰在防线师乘机破阵,张灵甫挥军入城。一天后,华野主力赶到,但战机已失,只好撤退。张灵甫乘胜挥师南进,3天后又占淮安。至此,两淮地区完全失陷,解放军退到苏北根据地。作为华中解放区心脏,两淮地区及整个苏中根据地的陷落,严重影响华中军民的士气。一时间人心浮动,连解放军内部也产生了种种悲观论调。粟裕、谭震林等华野将领们心情沉重。应该承认,在淮阴战役中,整编74师确实表现出了相当的战斗力,其火力的强大和战术的灵活,给解放军参战部队留下了难忘印象。当时很多参战官兵都说:整编74师比抗战中的日本军队还难打。尤其是一些刚从军投诚过来的“解放战士”,甚至出现了“恐74师症”。王必成听到这些话,火冒三丈。他一拳砸在桌面上:得喝这个张灵甫碰一碰!一战涟水王必成的愿望不久就变成了现实。淮阴失守后,双方争夺的锋芒,转到了苏北的重镇涟水城。涟水城在淮阴东北35公里,为联结山东、华中两大解放区的枢纽。张灵甫率74师占领淮阴后,下一个进攻的目标便是涟水。本来,蒋介石准备调这支“御林军”回南京休整。但是张灵甫坚决不同意。这其中还有一段传说:张灵甫迷恋南京一名“非上将不见”的名妓,时为中将军阶的张灵甫决心凭借战功,在3年内使自己跻身上将之列。此时,张灵甫看到华中野战军主力屯集苏北,认为这是再建大功的好机会,于是向蒋介石发电:“等打完苏北最后一仗再回南京”。解放军担负涟水防御的主力是成钧第5旅。一个月前的淮阴之战,74师就是在该旅的防线上打开缺口。涟水城下,两支部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灵甫仍是巧攻。他先向城外的茭菱镇发起猛攻,吸引守军注意,然后亲率主力直取涟水城。1946年10月22日,74师集中全部炮兵,对涟水城的南门渡口发起撼天动地的炮击,部队乘橡皮舟渡过废黄河。解放军守军一个排舍生力战,全部牺牲,南门渡口失守。74师直扑涟水城,幸而援军及时反击,重新封闭了突破口。但是74师已经在河岸立住了脚跟,并在河面上架起了浮桥,准备第二轮猛攻。25日,74师与解放军激战一天。下午4时,74师突然投入了一个团的生力军,不待重炮和飞机掩护便发起冲锋。此时,解放军守备部队已伤亡严重,疲惫不堪。74师终于在城南防线中央撕开一个宽大缺口,直扑涟水城。这个时候,王必成的6师赶到了。前卫第18旅冲破敌军飞机、大炮炸出的一堵堵火墙,及时增援城南阵地,74师开始溃退。东门外,6师和敌拼起刺刀,硬是用刺刀在短短一小时内干脆利落地歼灭了74师一个营。张灵甫明白,这回碰上华野主力了,但他还不知道,眼前的对手就是江南赫赫有名的“王老虎”——王必成。26日大战再起。张灵甫倾注全力,发起猛烈的进攻。这是王必成与张灵甫的首次正式大战。直到多年以后,6师将士仍对当年这支规模强大的“御林军”印象深刻:74师官兵均负于其他规模大部队不一样,清一色的美式服装和墨绿色钢盔,显得威风神气;74师装备也强,炮多、机枪多、冲锋枪和卡宾枪多,火力之猛是关内其他军无法相比的;74师部队训练有素,战术动作纯熟,善于利用地形地物;士兵体力强,冲锋格外凶猛,且骄横异常,自称“天下第一师”。这一天,74师连续发动8次突袭,却始终无法撼动6师的防线师发起反击。夜雾迷漫的废黄河边,杀声和刺刀碰嗑声混成一片。仅仅2个小时便全歼废黄河北岸的74师57旅2个营,许多军官兵淹死在冰冷的河水里。在这次战斗中,6师16旅一位名叫茅永年的副班长,只身活捉了74师一个副团长及以下83名俘虏。28日,华中野战军主力部队全部赶到,粟裕下达了歼灭74师的命令。30日夜,华野全线师更是势不可当,如猛虎下山般扑向74师。张灵甫见势头不妙,仓皇逃汇淮阴城。一战涟水,张灵甫不但未能攻占,还付出了7000余人伤亡的惨重代价。张灵甫将失败归咎涟水城内的一座古塔,说由于守军占据着这个制高点,导致74师的冲锋均告失利。他当着不下发誓:下次打涟水,要用一千发炮弹打碎这座古塔!二战涟水涟水之战一个月后,74师在军其他部队配合下,再犯涟水。此时,陈毅、粟裕正在北线准备宿北战役,坐镇南线的谭震林决定来个硬碰硬,将王必成6师摆在涟水南面,对决74师。12月3日,74师和28师在正面排开将近100门重炮,对解放军阵地??雨般倾泻而下,把整个战场犁地般的翻了一遍。随后,坦克引导着74师步兵向解放军阵地发动猛攻,经过两日激战,6师坚守的第一线日夜,王必成发动反击。74师的美制M1917重机枪在暗夜中织出严密火网,6师冲锋受挫。反击失利后,王必成迅速总结了经验教训,决心以坚守消耗敌军。他将全师梯次,构筑了纵深的野战工事,节节抗击敌军进攻。在9天9夜的血战中,6师官兵英勇顽强,始终将进攻之敌阻击在涟水南面。然而这一回,无论王必成,还是谭震林,都低估了张灵甫。张灵甫进攻涟水南面仅仅是佯攻,正当6师在涟水城南面苦战之际,张灵甫亲率74师主力绕道从西面直扑涟水。华中野战军的侦听人员截听到74师搜索营从涟水城西面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但是没有引起涟水城内的警觉。14日拂晓,74师主力在城西突然出现,第一道防线当天就被突破。傍晚,整编74师的兵锋进至废黄河大堤。6师急忙抽调一个旅返城。然而,74师动作异常迅猛,也集中重兵向第二道防线强攻,突破多处解放军阵地,涟水形势万分危急。15日上午,奉命支援的6师16旅赶到。74师在兵力和火力上都占压倒优势,王必成亲自赶赴城西前线师的敢死队呐喊着,端着卷刃的刺刀,硬是把74师赶了下去。当夜,谭震林紧急命令6师的18旅也回援涟水城。如果是对其他将领,也许战场形势会就此出现转机。然而战场上的张灵甫像狐狸一样敏锐狡猾,他抓住王必成援军未到的战机,调集城西和城南两大进攻集团,共同集中炮火向解放军城西阵地猛烈轰击,惊天的炮火之后,74师以营、团为单位,连续发起凶猛的集团冲锋,无数暗绿色钢盔汇成狂澜恶浪,很快卷上了一片刀光血影。敌军依靠数量的优势,从多处冲决解放军的防线,涌向涟水城垣。中午时分,74师从涟水西门、南门先后突进城内,与解放军了血战。经受过严格巷战训练的74师,以班排为单位,充分发挥美式火焰喷射器和M1“巴祖卡”火箭筒的威力,与解放军进行逐街逐屋的争夺。城内鳞次栉比的房屋,在战防炮和迫击炮的炮火之下纷纷倒塌;纵横交织的街道,被火焰喷射器烧得条条焦黑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解放军守城部队在当天下午先后撤退。6师主力撤出时,虎将王必成凝视着涟水城内冲天的浓烟烈火,青筋暴露,死盯不动,最后被警卫员和参谋人员强推北去。第二次涟水之战,我军共毙伤敌军8000余人,但自身也付出了重大代价,仅6师就有5000多名指战员血洒疆场。在6师的作战史上,如此的伤亡是前所未有的。尤其令王必成痛心的是,有些部队被困在城里未能冲出,绝大部分壮烈牺牲。此刻的张灵甫报了前仇,春风得意。他率领一群高级军官,来到那座古塔下合影留念。实际上,二战涟水张灵甫虽然胜了,但74师前后伤亡近万人,基层战斗骨干损失惨重。孟良崮战后,被俘的74师旅团长们都认为涟水之战重创了该部,是造成后来覆灭的重要原因:“涟水战后,本师元气亏损,一蹶不振。”涟水失陷,华野主要领导同志决定将王必成撤职查。但粟裕了解王必成,认为他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主张改为留职检查。这也许是虎将王必成一生中最难堪的时刻。他对陈毅、粟裕说:“日后打74师,绝对不要忘了我王必成的6师!”粟裕当即将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招到面前说:以后凡我华东部队组织歼灭74师的战役,一定让6师参加,一定让王必成同志参加。并嘱咐将此命令记录存档。次年2月,集中45万大军,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指挥,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4月上旬,敌军占领鲁南,继续向鲁中推进。陈毅、粟裕率领华野主力采取高度机动的回旋战法,与敌“耍龙灯”,寻找歼敌机会。5月11日华野司令部发现敌第七军的态势孤立突出,决心围歼该敌。谭震林得知后,立即跑到作战室找粟裕,要求先打74师。他愤愤地说:“我们在涟水,两淮吃了74师不少苦头。涟水之战后,我和王必成至今没有笑过。打掉74师,就能打掉蒋介石、顾祝同的嚣张气焰。”其实,粟裕何尝不想打74师,他的心情与谭震林、王必成没什么两样,但总抓不到战机。面对谭震林得急切神色,赫赫第一大将竟一时无语。俗话说“天随人愿”,不久,粟裕盼望已久的良机终于到来了!几天前,野司侦察科扎到一个敌军官,粟裕有意让侦察科长押着这位俘虏在野司驻地——坦埠的西王庄兜了几个圈子,然后吩咐看守佯装松懈,让其逃走。这位军官逃回去后,立即向张灵甫报告了华野司令部的位置。做梦都想立大功晋上将的张灵甫,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指挥74师脱离重兵集团,直向坦埠扑来。粟裕立即取消先打第7军的原定方案,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部署围歼74师。作战命令发出后,华野(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6师改称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上下欢声雷动。大家早就恨透了74师。原华中部队的官兵大多出身江淮,苏皖解放区失陷后退到山东,不适应山东的饮食习惯,经常发牢骚说:“反攻返工,反到山东,一手大饼,一手大葱。”他们时刻怀念着江淮的父老乡亲,对夺占苏皖解放区的急先锋——整编74师恨之入骨,因此根本无须动员,部队士气高涨。在粟裕对74师的围歼部署中,重要的一步棋是命令在鲁南敌后的6纵飞兵北上,断敌退路,完成对74师的最后合围。正在敌后隐蔽待机的6纵接到粟裕的电报。王必成被机要员叫醒,看了电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到确信之后,这位素以严肃著称的“冷面”司令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地大叫起来:“马上要打74师了,大家快起来!”隔壁的江渭清听到,以为他整天想着打74师,讲起梦话来了,便说:“这个王老户,想打74师想疯了,做梦也想!”6纵副司令员皮定均等人闻声跑到王必成房间,问道:“王司令,半夜三更闹什么鬼?”王必成高举电报,笑逐颜开:“野司命令我们迅速北上,参与围歼74师。”皮定均在淮阴之战吃了大亏,淮阴失陷后,这位一生好训人的猛将被陈毅训得灰头土脸。此时,向老冤家报仇的时机,全纵队一片欢腾。日后,许多军事专家在分析孟良崮战役时,都认为74师的覆没是张灵甫骄妄自大,孤军冒进的结果。但张灵甫这般身经百战,狡诈过人者岂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到孟良崮战役发起之时,74师距左翼的整编25师(师长黄百韬)仅4公里,距右翼的整编83师(师长李天霞)也只有6公里。74师与其后方据点垛庄一直保持通畅的联系。只是张灵甫没料到背后会突然杀出来华野的一个头等主力。这支劲旅有如神兵天降般攻占垛庄,使自己成了瓮中之鳖。陈毅、粟裕命令王必成48小时内奔袭240华里,夺占74师后撤根据地点——垛庄。王必成命令部队昼夜行军,白天遇到敌人飞机,全军不闪不避,所有战士都对天放枪。敌机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部队,竟然不敢低飞扫射。王必成命令他的3个师分成三支有力的铁拳打了出去:中路饶守坤师枪夺垛庄,左路张云龙师堵截25师,右路梁金华师堵截83师。他对三位师长下令:“报74师之仇,就在今日。你们谁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饶守坤的18师在当夜就拿下了垛庄,这样,6纵按时关闭了74师的大门。此时,华野主力悉数登场:原新四军“叶王陶”三大主力部队——王必成的6纵、叶飞的1纵陶勇的4纵及王建安的8纵、的9纵两支山东解放军劲旅互相配合,共同了围歼蒋家“御林军”的大战。74师哪里招架得住华野5支主力纵队的围攻。张灵甫最初还充满信心,幻想来个“居高临下,中心开花”,但很快他的自信变成了苦苦哀求,要求国军各路援兵火速向他靠拢。他甚至低声下气地向自己一向看不起的李天霞等人平时受够了张灵甫的盛气凌人,心里巴不得他完蛋,但在蒋介石杀头严令的威逼之下,只好努力挥军冲杀,为74师解围。5月16日上午,粟裕下令各纵向孟良崮发起最后总攻,并命令特纵榴弹炮团不计消耗,集中火力向孟良崮轰击孟良崮战斗至此达到白热化程度。王必成毅然决定:将开战后一直养精蓄锐的特务团投入战斗。“像刺刀一样刺进去!猛虎一样扑上去!”这个团是他笼在袖子里的小老虎,只有最关键的时候才动用。该团几小时内连夺三座高地。74师残部左后只能退守孟良崮山顶和600高地两个山头。华野特种部队的美制榴弹炮,连同各个纵队的山炮、野炮,向两座高低猛轰。炮声如滚滚春雷,震荡着千古群山。麋集山头的敌军根本无处可躲。孟良崮地区全是山石,无法挖掘工事。我军的炮弹挟风带啸而来,弹片与碎石齐飞,令敌军死伤无数。增经不可一世的74师到处奔逃,徒劳的试图躲避炮火。王必成目睹这支往昔耀武扬威的军王牌军的狼狈之状,心里痛快万分。他将望远镜递给身边带近视眼镜的纵队宣传部副部长乐时鸣::“近视眼,来看看!”张灵甫龟缩在山洞里,对相隔不足5公里的整编25师参谋长发出绝望的哀鸣::“我们决心成仁了成仁了,请转总部。”对方说:“我们师长在前边督战,快给你们解围了,界碑快拿下了,快拿下了。”张灵甫闻听此言心中稍定:“两小时之内,你们能替我解围,本是全体官兵向贵师致敬”但张灵甫再也等不来这样的时候。王必成早已从侦听中获悉他隐身在孟良崮山腰的山洞里,于是下令6纵特务团权力攻击山洞:“报74师之仇,在此一举。6纵副司令员皮定均亲自为特务团规划了进攻的路线。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率领这支精锐的突击部队,直扑74师指挥部。张灵甫眼见我军已冲杀上山,直到最后时刻到了。他向蒋介石发出决心“成仁”的电报,并将师部的高级军官集中在一起,要求“集体自杀,以报校长培育之恩”。但是74师副师长蔡仁杰、58旅旅长卢醒拿出老婆孩子照片,相向而哭,不愿自裁;74师参谋长魏振钺、副参谋长李运良则乘乱流出洞外。张灵甫无可奈何,拿起话筒与蒋介石进行最后通话,报告说::“黄百韬不支援我,7军不援助我,我已经到了尽忠报国的时候了。”蒋介石只漠然地说了一句“祝你成功”就放下了话筒。解放军从报话机中听到蒋、张这段对话的所有人员,包括皮定均这样百战沙场的将领,都对蒋介石的冷血倒抽了一口冷气。张灵甫对此作何感想,人们不得而知,因为这时何凤山已率兵逼近山洞,短短几分钟后张灵甫的生命就结束了。他的后脑连中两弹,子弹从下颚穿出。对于身材修长的张灵甫来说,只有在蹲姿或者弯腰时才能造成这样的弹道,因此后来人们认为张灵甫并未自杀“尽忠”蒋介石,是冲进洞里的6纵指战员为报涟水之仇,不顾俘虏政策将其击毙。1947年5月16日,距涟水城失守刚好五个月,显赫一时的74师在山东孟良崮全军覆没。当天下午,王必成登上了孟良崮主峰。此时雷雨方歇,雾破云开,红日当空。王必成长舒一口气,“此仇终报,可安睡矣!”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ongjunqu/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