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装侦察 >

缉毒队长谈化装侦查经历:曾碰上毒贩藏AK47冲锋枪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化装侦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15年化装侦查经历中,缉毒队长傅肃洲“卧底”200多次。”他化装侦查见到最为“靠谱”的验货方法是毒贩带着“瘾君子”现场吸食,以此判断毒品的纯度。

  在15年化装侦查经历中,缉毒队长傅肃洲“卧底”200多次。摄影/本刊记者刘冉阳

  51岁的傅肃洲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用线年中,他对外的称呼是张老板、李老板、王老板、刘老板只要常见的姓氏,他几乎都用了一遍。

  恢复了身份,可多年的习惯难改,穿着花纹衣服,佩戴金项链、金扳指,进单位大院前下意识地回头观察,不喝别人给的饮料,不陪老婆孩子逛街。傅肃洲一脸横肉,1米66的身高,表情丰富,一口江浙普通话,说到激动处,手猛地一挥,透出一股狠劲儿。这种长相和打扮,配着他特有的形体语言,即便他掏出自己的警官证,都没人相信他是警察。

  傅肃洲的真实身份是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从警16年,干了15年的化装侦查,化装的角色也基本没有变过买卖毒品的江浙老板。15年来,他乔装“卧底”200多次,没开过一枪,没暴露过一次,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80多名,缴获毒品110余千克,毒资700余万元。

  傅肃洲不喜欢卧底、缉毒、线人的叫法,“那很不专业”,他还是习惯称为化装侦查、禁毒、特勤,听着正规,尤其“化装”是他区别于常人的特质。在同事看来,他是天赋异禀、机敏过人的化装高手;毒贩眼中,他是出手阔绰,货丰路广的老板;而在家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升职无望的小警察。

  傅肃洲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幸运的是,他终于可以做回自己,不用游走于多个角色之间,不用再琢磨如何设计谎言,骗过接头的毒贩,瞒过担心他安全的家人。

  他和同事一天之内在昆明市区跑了360公里,终于确定了毒贩们的交易地点。在傅肃洲的指挥下,民警们打掉一贩毒团伙,缴获毒品31公斤。“现在的毒贩越来越狡猾了,我们工作强度也变向增大了。”傅肃洲点了一支烟,倚靠着沙发,似乎抬下眼皮都是件困难的事情。

  年过半百的傅肃洲明显感觉到体力和精力已大不如前,入队之初,他三天三夜不休息都是常态,现在熬夜成了他最为恐惧的事。

  16年前,从部队转业的傅肃洲本该被分配至昆明公安局便衣支队,阴差阳错地到了禁毒支队。那一年,云南公安厅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禁毒局。事实上,由于地缘影响,云南禁毒工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早在1982年,就成立了中国第一支公安专业缉毒队伍,随后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缉毒力量相继建立起来。

  与大部分刚入行的禁毒民警一样,傅肃洲表现格外积极。他利用公开查缉的机会,向老缉毒警学习,上衣口袋永远放着笔记本,把不懂的记下来。

  相较于秘密侦查,在高速收费站、路口设卡等公开查缉方式是禁毒最为重要的手段之一。“金三角”是世界主要毒品源地,《2011年度中国禁毒报告》中数据显示,流入中国境内的毒品50%以上来自“金三角”。与其毗邻的云南则成为毒品走私入境的主要通道,而陆路运输也是毒品走私最为重要的交通方式。

  傅肃洲还记得第一次亲手查获毒品的场景。在一辆从德宏驶往昆明的长途汽车上,一名乘客的行李袋中有四大串香蕉。他仔细一看,香蕉表面的棱上都有细小而工整的划痕,用手一捏,居然是硬的。他顺手把皮剥开,放置在安全套内的被制作成了香蕉的形状。傅肃洲马上向带队探长报告,并将所有香蕉剥开,一共一千克毒品。在傅肃洲看来,自己的开门红更像是走狗屎运,从此之后,再也没遇上类似形式的贩毒了。

  对傅肃洲而言,香蕉只是职业生涯的开端,在之后的16年间,他遇到过饮料、树化石、衣服、笔记本电脑、音响、扫把、吸管、纽扣、花生、核桃、水果糖、瓜子中藏匿毒品,五花八门。傅肃洲在公开查缉总结中一条缉毒攻略:只要有空间,就可能藏毒品。

  转业不久的另一次公开查缉中,傅肃洲又一次出彩。一辆长途车接近设卡点时,傅肃洲看到有乘客拎着手提包从车窗跳了出来,往反方向跑。“站住!”傅肃洲穿着皮鞋就追了过去,大约跑了一公里,他有些跑不动了,“你再跑,我就开枪了,”当时还没有佩枪的傅肃洲空手比划着,对方体力也已透支,一屁股瘫坐在路边,傅肃洲顺势把他压在身下,驰援的同事也跑了过来,最终在手提包内发现藏匿的毒品。

  傅肃洲身体素质好,反应快,能说会道的优点慢慢显露出来,而那时江浙籍人士至边境贩毒呈上升趋势,支队领导便打起了傅肃洲的主意。

  某天,大队教导员叫傅肃洲上了他的车。教导员说,“今天你负责去谈个案子。”傅肃洲脑子懵了,进队三个月,他知道那些行话都意味着什么,所谓“谈案子”就是化装侦查。“教导员,这个我真来不了,没有经验,我怕搞砸了。”“谁还没有第一次。”教导员开始面授机宜:内紧外松,行动自然,出言谨慎。

  车到半路,一位特勤上了车,作为中间人,他会把傅肃洲引荐给毒贩。特勤的民间称谓是“线人”。在毒品犯罪中,线人的作用尤为重要,是破案最为关键的环节。

  两人在车上对了下台词,包括两人相互称呼以及何时相识等一系列细节。到了对方指定的地点附近,教导员指了指后座上的书包,“背上它,里面是20万现金。”35岁的傅肃洲跟着特勤上了一栋老式宿舍楼,到了门口,特勤敲门,傅肃洲发现自己的手还在发抖。

  屋里有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傅肃洲只是点了下头,没有开腔。按照教导员的教授的经验,他先观察了下屋内环境,那是一间十来平米的单身宿舍,一张床,一个老式衣柜。“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张老板。”特勤介绍说。“钱带来了吗?我验下钱。”矮个男子有点迫不急待。

  “当然带来了。”傅肃洲故意压低声音,“不行,我先验货,规矩。”高个男子与同伙对了个眼色,从床铺下拿出两个黄油纸包裹的块状物。从没有验货经验的傅肃洲努力回忆着教导员说过的每一个细节,他掏出了钥匙,试图在黄色胶布上掏个小洞。“哪用这么费劲,”矮个男从衣柜里利落地抽出一把一尺来长的长刀递给了他。

  但长刀不好受力,毒品掉到了地上。“我当时紧张死了,”傅肃洲不敢抬头看对方的眼睛,弯腰拣了起来。特勤赶紧过来帮忙,将挖出的一小撮粉末放在锡纸上,用打火机烘烤。“货怎么样?”对方问。不明就里的傅肃洲连声说好。高个男子突然冲过来夺傅肃洲的背包,傅肃洲这时才想起来发行动信号,他悄悄地按了下裤兜中的发射按键。

  一分钟后,六名警察破门而入,连带傅肃洲和特勤一起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回到单位,傅肃洲几天没缓过神来,“我怎么能干这种活儿呢?万一出点差错,他们拿刀捅我怎么办,毒贩日后报复老婆孩子又该怎么办?”而教导员的一句话让精神有些崩溃的傅肃洲更为恍惚:“那两个毒贩缓过劲儿来了,他们俩提出想见你。”“什么?”傅肃洲提高了嗓门,“打死都不可能。”

  事后,参与审讯的同事告诉傅肃洲,两个毒贩在审讯时一直痛哭流涕,说货掉地上就已经怀疑他是便衣,就因为抱着侥幸心理,才决定继续交易。这反而让傅肃洲更加焦虑,但若干年后,他颇为庆幸头一次的遭遇,“化装侦查来不得半点闪失,否则连命都没了。”

  从此之后,傅肃洲努力打造自己的化装人格,表面上要举重若轻,心里时刻举轻若重,不论有无任务均滴酒不沾,保持清醒。

  傅肃洲的手机每隔几分钟就会响起来,不是来电就是短信,大多与案子有关。只有一个电话是老婆打来的,问他手机如何安装杀毒软件,他说起了老家的方言,周围的同事没人能听懂。

  对于方言,老傅颇有天赋,除了家乡话,他还会说湖南话、江西话和上海话,可以听懂闽南话。在昆明生活二十多年的傅肃洲能说一口流利的昆明话,但因时常扮演江浙老板的角色,为杜绝昆明口音,平时跟同事都会刻意说普通话。

  做杂货生意的妻子并不知道丈夫还有这个本事,在几年之前,连他在公安局哪个部门工作都不清楚。对于自己的化装侦查经历,傅肃洲更是讳莫如深。十多年前,他就曾开过一次家庭会议,跟妻子和儿子“约法三章”:不与他们一起出现在公共场所,比如逛街、游玩;在公共场所见到自己不准打招呼,假装成陌生人;每次打电话,如果说“我有事”,不要再追问,事后会给你们回电话。

  为了家人的安全,他甚至卖掉了单位家属区的房子,他担心的是万一对方跟踪,住址很容易暴露身份。每次化装侦查后,他都会开车绕几圈,确定没有尾巴后才回单位或者回家。多年的化装侦查经验,傅肃洲总结出了14个字,斗智斗勇,随机应变,侦查与反侦查。“面对不同的对象,应对的方式各不相同,化装侦查没有统一模式,更不像数学公式套用照搬即可。”傅肃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其实,所谓化装侦查并非像影视作品中只身潜伏在毒窝,现实中的卧底大多是在线人的引荐下,与毒贩见面,商量价格、交货地点,或者索性头一次见面即进行交易,而其他民警会在外围布控,时机成熟即实施抓捕。

  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治处主任贺鸿滨曾是傅肃洲的领导兼搭档。但在化装侦察中,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贺鸿宾每次的角色都是傅的马仔,听傅肃洲的使唤。

  有一次“交易”地点定在了昆明市西山区一片树林里。傅肃洲验完对方的货之后,掏出电话对贺鸿滨说,“老三,把钱背过来。”贺鸿滨从不远处背着87万走了过来。贺很注意细节,他不会多说一句话,傅肃洲扮演哪个省份的老板,他都会买一包当地特色的香烟,为傅点上,以增加真实效果。

  然而,引毒贩上钩并不简单。每次交易时,傅肃洲从不带武器,一是防止对方搜身,再者为换取对方的信任。如果对方提出更换地点,傅肃洲会尽量拖延,给布控的同事转移的时间。有时毒贩会提出苛刻的条件,傅肃洲则会主动激将:“这么罗嗦,你不会是警察吧?”同样,当这个问题抛给他时,傅肃洲会适时地把球再踢还给对方:“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咱们就别在这里浪费口舌了,你觉得呢?”也有的毒贩会质疑傅肃洲的进出货渠道,也会试探地问上几句,而傅肃洲早已驾轻就熟,“鸡有鸡道,鸭有鸭道,知道太多,对你也未必是好事。”

  为了化装侦查更为逼真,傅肃洲练了一手验货的绝活儿,用手一搓,根据手感,大体能判断的纯度,“缉毒电影里那种用匕首插进毒品里,再用舌头舔的验货方式纯属是文学虚构。”傅肃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化装侦查见到最为“靠谱”的验货方法是毒贩带着“瘾君子”现场吸食,以此判断毒品的纯度。

  傅肃洲验货技巧很快派上了用场。傅肃洲原本背了六七十万现金与毒贩在昆明火车站“交易”,但他很快验出对方的货并不是毒品。犯罪嫌疑人被抓后交待,他们所谓的毒品其实是石灰粉,试图以此骗取毒资。

  类似的交易骗局并不鲜见,除了骗钱的,还有骗货的。某次,傅肃洲以卖家身份与毒贩接触,在验钱过程中,机敏的傅肃洲发现,对方的几十万现金,每打只有上下两张真钱,其他全是冥币。

  当然,还有暴力抢货的。傅肃洲的两名同事以卖家的身份与毒贩“交易”,但在接头的宾馆房间里突然冲入多人直接把两名警察捆了起来,嘴上还封上胶布,打算“黑吃黑”,外围布控的民警的任务也就从单纯的抓捕毒贩变为解救同事,而两名警察为保护毒品,身上多处骨折。后经审讯方知,其中的两名毒贩曾经的职业是散打教练。

  这个案例对傅肃洲触动极大。他在化装侦查中变得更为谨慎,在谈判中尽量争取主动,选择更优于抓捕的交易地点。有些时候看似安排周全,但还是有意外发生。在早期禁毒情报系统并不健全的情况下,傅肃洲在协商好的地点见面时,前来交易的“毒贩”居然是自己的同事或者地方禁毒系统的同行。但为了不在中间人面前暴露同事的身份,两人会默契地把戏演下去,最终“不欢而散”。

  傅肃洲在电脑里调出一段于2011年隐秘拍摄的视频。视频中的傅肃洲职业生涯第一次充当马仔,为一名武汉的女毒贩运输毒品,将近七公斤从中缅边境运送到武汉,运费30万。傅肃洲与特勤在武汉某宾馆与女毒贩见面。视频中,傅肃洲哈着腰,满脸堆笑,没有了平日老板的派头。女毒贩打开红色塑料袋把三十万现金扔到床上,让傅肃洲验钱。傅肃洲将七包递给对方,“不用验了,货上有记号,不会错。”女毒贩说。

  或许是为了尽快出手,女毒贩把自己的两个买货下家也叫到房间,因为这批品质上乘,她甚至坐地起价。而傅肃洲依然坐在床边,仍旧兴奋地一张张数钱。“他们讨价还价与我无关,这种情况尽量不要插嘴,以免误事。”傅肃洲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

  按照正常的包装规格,每包有6000片,每片0.09克。女毒贩凭借自己在边境广博的人脉,以每片7块钱的价格进货,在武汉打算以30元一片出手。以此计算,七包的利润达到将近97万元,刨去30万运费,净收近70万。而每片经各种渠道进入终端市场的价格可达二三百元。在交易即将完成前,民警破门而入,现场缴获七包和九十余万毒资。

  近几年来,由于境外向云南渗透加剧,云南查破案件和缴获数量逐年急增。2010年缴获数量首次超过,而2013年缴获12.22吨,是缴获的1.76倍。

  事实上,的利润空间更为惊人。傅肃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边境上一公斤极品的含量在百分之五六十左右,几经易手,不断地加入辅料,一公斤的可掺制成几公斤,到终端消费人群手中的含量大约在2%到5%左右。在傅肃洲破获的一起贩毒案件中,经检测含量居然高达18%,被办案民警戏称为“业界良心”。入行16年来,傅肃洲也见证了毒品价格水涨船高,入行之初,每公斤3万元人民币左右,而如今已涨至二三十万元。

  惊人的利润和巨大的市场需求,让更多人铤而走险。今年前4个月,云南省查破毒案5082起,抓获毒贩5761人,缴获毒品6.76吨。2011年至2013年,云南年均缴毒16吨,其中缴获、约占全国缴获量的百分之七八十左右。

  对于毒品数量,傅肃洲早习以为常。对内地的禁毒部门来说,几公斤也算大案,可在傅肃洲经手的案件中,类似的案件比比皆是。2006年,傅肃洲经历了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次化装侦查。两个X省的毒贩通过线人找到傅肃洲,希望购进20件(14千克)、20万片。

  傅肃洲与两人在翠湖边的茶室见面。相互简单的试探后,两人直奔主题:“货的数量和质量能保证吗?”“这个绝对放心,这么多年了没出过任何问题。”傅肃洲翘着腿,叼着烟,斜靠在椅背上,摆出他最为擅长的老板造型。

  在昆明数次见面商议之后,傅肃洲请示领导,携带毒品让两人验货,而两人为表诚意,验过之后预付了120万的定金。这也是昆明禁毒支队迄今在案件中收到最大的一笔定金。但两人提出必须在X省交易,傅肃洲严辞回绝了:“人生地不熟的,我不干。”而两名毒贩也拒绝让步。

  经请示专案组,最后商定,争取将交易地点定在与X相邻的Y省。最终,两名毒贩也勉强接受这个结果。但在Y省见面时,对方旧话重提,希望到X交易。时任一大队大队长的袁跃忠极力反对:“从Y到X的那段路很危险,他们完全有可能打伏击的。”

  傅肃洲再次展现了三寸不烂之舌的本事,而对方也提出妥协的条件,若坚持在Y交易,尾款不会一次性付清。

  可特勤传来的一条消息,让傅肃洲和专案组再次紧张起来:“傅哥,我看到他们房间里有枪。”

  而且,傅肃洲与特勤在宾馆活动的几天之中,都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跟踪他们。傅肃洲坐上出租车绕着了两圈发现没有跟踪后,来到专案组驻地汇报。专案组详细布置了抓捕计划,如果毒贩拒捕,现场开枪击毙。听到这句时,傅肃洲突然变得惊恐,在他的化装侦查生涯中,从来没有开过一枪,“当时心里的确害怕,干了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个场面。”傅肃洲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傅肃洲预想到了风险,提出放弃特勤,只身一人交易,可专案组成员一致反对。“我是警察,他只是个线人,凭什么让他跟着一起冒这个险。”傅肃洲火了。

  尽管前期计划布置极为紧张,但抓捕过程有惊无险,两名毒贩落网,缴获毒资人民币220万元、AK47冲锋枪1支,子弹6发,其中1发已上膛。

  然而,领导的一番话突然让傅肃洲毛骨悚然。事实上,X省警方也已盯上两个毒贩,同时把傅肃洲误认为是中缅边境的大毒枭,正等待时机对其进行抓捕。而在专案组行动之前,经上级公安部门协调,X省警方方才退出此案。“我甚至觉得稍有差错,可能就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了。”傅肃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尽管不少案子已过去数年,傅肃洲回忆起来仍激动不已。可聊到家庭,他就蔫了。他一直觉得对不起家人,特别是已经大学毕业的儿子。不过,性格乐观的傅肃洲很快又乐呵起来:“我知足了,幸亏我老婆不是警察,如果是双职工,还要带小孩,那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哎,老傅,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说我吗?”坐在后面的一大队大队长曾峥幽默地接过了话茬。“其实傅哥是在说我,我媳妇也是警察,而且孩子才一岁多。”傅肃洲的徒弟、一大队副大队长杨定虎笑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其实,傅肃洲曾有过调离禁毒支队的机会,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留下了。“就是觉得还是喜欢这个行当,再者说即便调岗,我也跟领导开不了口。”

  或许是命运的眷顾,16年来,傅肃洲只在公开查缉时受过一次轻伤。一次凌晨查缉中,傅肃洲检查一辆从保山前往昆明的出租车。一个年轻人横躺在后座上,在他起身时,一把手枪从枕头下滑了出来。傅肃洲眼疾手快,一把扑了上去,一手握住手枪,另一只手压住男子。由于用力过猛,小腿被车门划开一道近二十公分的口子。最终,在后备箱里缴获12块。

  事实上,在化装侦查中,不光要遭遇危险,有时甚至还要面对美色诱惑。在与毒贩接触过程中,对方会邀请他去KTV、桑拿,他都找各种理由婉拒。一次,一名年轻的女毒贩来到傅肃洲的房间,从包里掏出一个桃子,让傅肃洲吃。但傅担心桃中有毒,敷衍了过去。而女毒贩主动靠了过来,傅肃洲迅速地闪开了。“我是江南一带的,按我们家乡的规矩,做生意之前是不能碰女色的,否则生意容易搞砸。”傅肃洲机敏地躲过一“劫”。

  女毒贩被抓之后,同事开起了老傅的玩笑:“你还怕桃子里有毒?人家的意思是桃子熟了,可以吃了。”

  随机应变,是化装侦查最为重要的素质。每遇交易,毒贩邀其用吸毒的方式,验明货品时,他也会摆出一副老江湖的架式:“靠,混了这么多年了,一搓就知道好坏了,还用得着吸吗?”

  当然,也有无法蒙混过关的。2005年,一名从外地借调的禁毒民警在云南潜伏期间,在毒贩逼迫下,不得不与其一起吸食毒品,换取对方信任。在案子告破之后,这名民警疗养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工作。

  确实,缉毒警察是公安系统危险系数最高的警种之一。根据国家禁毒办和中国禁毒基金会的调研数据,2010年至2012年,全国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公安执法人员有923人。据统计,1979年以来,云南省在禁毒工作中因公牺牲55人。其中,在枪战及搏斗中死亡的占40%。而禁毒民警伤亡高发,除了贩毒分子狡诈凶残之外,禁毒民警职业暴露大、训练不足与防护不匹配,禁毒队伍老化、结构不合理也是主要原因。

  其实,在禁毒战场,除了缉毒警察,线人也是风险极高的职业。傅肃洲曾发展了一名缅甸籍的特勤。在他的协助下,毒品买卖双方被警方一网打尽。傅肃洲劝其先避避风头,但他执意返回缅甸。

  某个深夜,傅肃洲手机突然响起,电话那头传来凄惨的哭声:“傅哥,他们怀疑是我出卖的,把我的一条腿打断了。”傅肃洲故作镇定:“第一,千万不能承认,这就有生的希望;第二,见机逃跑,你过境之后,我就有办法救你。”

  两天之后,这名线人逃了出来,傅肃洲委托当地民警将其送至昆明治疗。“现在已经康复,人也安全了。”傅肃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很内疚,如果考虑周全,类似意外是完全可以避免。

  如今,傅肃洲不用再化装侦查了,也不用再像之前那样痛苦,“那时候说一个谎言,可能要用一百个谎去圆,真的太累了。”他现在更喜欢受邀到高校讲授毒品的危害,他觉得这比自己化装侦查更有意义,让更多的年轻人远离毒品。

  傅肃洲说他还有两个愿望。一是有合适的案件,还想再化装侦查一次,自己当马仔,让给自己配了十多年戏的老搭档贺鸿滨当一次主角,二是有机会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至少让儿子知道,他爹还算是个英雄。”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uangzhencha/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