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装侦察 >

侦查战士齐进虎“深入敌后化妆侦查智斗伪保长”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化装侦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群众的支持下,他们的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几天以后,已摸清了洲上敌人的不少情况,齐进虎和宋协义、王林芳研究了一下,决定写一封信,请项大爷利用打鱼的机会,送到江北,一方面把一些敌情汇报给首长,一方面约好时间、地点,让江北来船接,还可乘此机会抓个俘虏带回去

  可是第二天项大爷来到江边时,敌人把所有的船都扣起来了,不准任何人出江打鱼。项大爷不但没有过得了江,还差点出了危险。

  这一突然变化了的敌情使齐进虎的心猛地一怔。他一提醒老宋和小王作好对付敌人搜查的准备,一面请徐大爷再去探听探听消息。经徐大爷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晚上,敌人有一个班乘船跑到江北去了,匪营长怕再有跑的,下令把所有的船只、木盆等能渡江的东西都扣起来。齐进虎知道了这个情况,心情十分焦急:了解到的情报不能及时送过江去,首长和同志们得不到我们的消息,还不知道多着急呢!

  是的,江北的首长和同志们应从和齐进虎失去了联系,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他们。侦察队几次试图派人在登黑沙洲、都没成功,后来师首长又与地方联系,让熟悉愤况的民兵老李同志去黑沙洲与齐进虎联系。因为敌人封锁很严,知近悄况的乡亲们工作又做得很秘密,老李冒着生命危险九次进洲,都没有接上头.最后一次上洲,竟被敌人抓到江南修工事去了。 部队首长通过老李几次进洲和多方面了解,仅仅知道:齐进虎他们三人还在洲上活动,敌人没有发现他们。

  可是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就在匪营长扣船的当天晚上,敌人向洲上増派了兵力,齐进虎他们为了及时了解敌情,在侦察敌人新的炮阵地时被敌人发现了。处在我大军过江前夕的蒋匪军就像一群被人揍怕了的疯狗,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乱叫乱窜。

  随着敌哨兵一声惊叫:“啊!共军!共军!”辟里啪啦的枪声,“抓共军,抓共军”的惊叫声立刻响成一片。紧接着敌人一群群向侦察员们朴来。好在天很黑,三人对洲上的地形已比较熟悉,三转两转就把敌人甩掉了。可是通往洲西的一条条道路都有了敌人,三人一从麦地里钻出来,马上就会被匪军发觉。他们赶紧绕向北边,想通过一条大水沟插进西边的大片麦地,然后再设法前进。

  刚踏上沟边,就听见沟西面有人叫了一声。“干什么的?”原来这里也有了敌人!跑在前面的王林芳止住步,两脚一叉,髙声答道:“老子是……”没等“解放军” 三个字出口,齐进虎上前一步,一把推开他手中已经端平了的冲锋枪、几乎是同时回答,“老子是二连的——咋唬什么?这边没你们的事!”又向老宋和小王一挥手说,“走,到那边看看三人退到一片坟地里隐蔽下来,发现整个洲上都乱哄起来了,

  手电筒这里一闪,那里一照,枪声、吆喝声响成一片。王林芳埋怨说:“要不是副排长拦着,我一梭子把那两个草兵撩倒,咱们早冲过去了 !”宋协义说:“你就知道冲,你那一梭子要是真出去了,正好捅了马蜂窝:沟西那一群封住你,沟东这一群围过来,看你怎么办?”齐进虎认真地观察着四面敌人的动 静,没理会两人的争议。忽然,他回过头来说,“天快亮了,要冲过那么多关关卡卡赶到徐大爷家,已经不可能了。

  再说,天一亮,敌人肯定要大捜査,就是能到徐大爷家也不安全,弄不好还连累群众。”宋协义点了点头,心里却更着急了:“可这边咱们没有熟悉的人家呀?”齐进虎轻轻地笑了笑:“没有不要紧,咱们这就去认识一家。”王林芳问:“上哪儿“郭家墩。那儿不是有个郭保长吗?咱们去拜访拜访他。喊门时就说是‘营长’找他有事齐迸虎又像平常那样不紧不慢地说着,使人不敢相信刚才沟边那声急速果断的答话是他说的。

  伪保长家有个女人睡在大门旁的屋子里,宋协义敲了半天门她才答话,起初说保长不在家,一会又说保长腿上长疮不能下床,大概听出老宋的口音不对,她突然大声叫起来,“保丁 快来呀,土匪抢东西啦!”齐进虎心里一动,知道保长可能要跑,便让老宋留在门口,自己带着王林芳迅速向屋后跑去。刚到屋后,就见有人从后院墙跳到水沟里。齐进虎和王林芳立刻扑上去抓住他。那人果然是伪保长。

  进了屋,落汤鸡似的伪保长连冻带吓,脸色发青,坐也不敢坐,站在那儿直打哆嗦。齐进虎向他说明来意,叫他不要怕,又向他宣传全国的形势和我党的政策。伪保长听了齐进虎的话,表示愿掩护他们,又再三说明原来的保长两个月前搬到江南去了,说他干保长是迫不得已,没干过恶事,要求解放军解放黑沙洲时宽大他一家。

  突然,村头响起了一阵枪声,这家伙一惊,用眼瞟了瞟三个侦察员说:“不过---这里四面都是,都是他们的人,只怕这儿也不安……”没等他说完,齐进虎把手枪往腰间一插,通上前一步,厉声地说:“这是你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有显著贡献还可以受到我们的奖励。要是阴一套,阳一套,背地里干坏事,躲得了今天,逃不了明天,总有一天人民要和你算账!”伪保长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称是。

  天一放亮,敌人的大搜查就开始了。齐进虎他们藏在后院的草垛里,又在旁边的墙上有一张梯子,准备万一有意外就从这里冲出去。伪保长一早就让匪兵叫走了,领着他们“搜査”了一整天才回来。第二天,冇几个匪兵也来到保长家,不过只是喝过酒、吃完饭在院里瞅瞅就走了,敌人倾巢出动,经过两天“梳篦式”的大搜査,连个人影也没找到,就用了个毒辣的办法,叫做“车干塘里水,捉拿水中鱼”,把洲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群众全都赶到江南去了。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uangzhencha/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