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装侦察 >

机动侦查总队师徒民警擒贼记

归档日期:11-25       文本归类:化装侦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男子不知道,两道目光死死盯着他的背。一道目光来自队伍中的老赵,另一道目光来自不远处的小王。

  平地一声吼,男子猛地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被老赵死死抓住,一旁的小王,正拿着手机拍摄,锁定证据。

  潜伏,出手,擒贼,这是老赵和小王的工作日常。他们是市公安局机动侦查总队的民警,老赵是师父,小王是徒弟。

  小王是“90后”,刚入行半年。开始,他对抓小偷没什么概念,可跟着师父一点儿一点儿地学,一天一天地抓,渐有所悟,“这抓贼,学问大了。”

  “师父说了,看谁别扭,谁就值得怀疑!”小王记住这条,上了街。可刚开始,他看谁都正常,渐渐的,又看谁都别扭,跟了几次,都扑了空!

  一大早,老赵和小王就守在六里桥公交站台。小王正左右寻摸,老赵突然捅了捅他,扬了扬下巴,小王顺着一看,是一名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小王赶紧跑到队尾,盯住黑衣男。黑衣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迟迟没有动手。小王皱着眉头,看向老赵,老赵一摆头,示意换个地方盯。

  20分钟后,黑衣男伸手了,偷了他前面一位女乘客的钱包。钱包刚掏到一半,就被老赵给抓住了。女乘客千恩万谢,原来,她带着孩子来北京看病,医药费和身份证都在钱包里。

  瞅瞅师父,又瞅瞅女乘客,小王挺起了胸膛,“抓到贼的那种成就感,没治了!”小王说。

  “俗话说,贼输一眼。其实我们也输一眼。我们找小偷,他们也在找我们。正常人一般不会跟你对视,凡是跟你对上眼儿的,十有八九是贼”

  “认出了贼,你还得会跟。站的位置如果视野很好,就可能被贼发现。得学会伪装,甚至得装怂,别让贼注意你”

  “我刚开始挺不甘心的。”老赵说,当警察谁不想办大案,可街头反扒能有什么大案。

  这个贼,被老赵抓了三次。小偷在五棵松、西钓鱼台、玉泉路作案,都折在老赵手里。“你怎么老抓我?”小偷苦笑着,老赵被小偷逗笑了,但他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儿。这个男孩高中毕业,就从老家来了北京,在工地上干过,也送过快递,但都嫌苦。有一次,身边的朋友告诉他,如果偷两部苹果手机,基本上一个月就可以“衣食无忧”。男孩儿受不住诱惑,一试得手,走上犯罪的道路。“好多小伙子身强力壮,但就是交了不好的朋友,才走上歪路,我是警察,抓他,就是帮他改邪归正。”老赵说,现在这个男孩已洗手不干,自食其力。

  从警10年,老赵抓了700多个贼。“别的警种靠案子找‘人’,我们是通过‘人’找案子。”老赵说。

  现在老赵和小王这对师徒越来越默契。2019年5月,部分旅游景点出现一伙扒窃嫌疑人,趁着游客游览参观的时候伺机作案。由于被扒窃事主多为外地来京游客,寻访事主调查取证成为最大难题。整整一个月,老赵和小王起早贪黑、日夜兼程开展调查取证。最终,在掌握了足够证据情况下,组织集中抓捕行动,这个扒窃团伙被一举打掉,26名嫌疑人全部落网。

  经此一役,小王,也算是出师了,“我师父真挺厉害的。”小王很佩服师父,也很感谢他。老赵笑着摆了摆手,“师父带徒弟,在我们机动侦查总队,是老传统。”

  算起来,老赵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都第六代反扒民警,“我的前辈,也教给我很多。”老赵说。

  比如首都第四代反扒民警,微博粉丝10万的“大V”“北京便衣反扒老李”,“人称‘小李飞刀’,可厉害了,他现在是我们领导,还经常给我们讲课,一起出现场,那也是我师父。”老赵说。

  “抓贼,何时出手有讲究,他还没偷就抓,‘嫩’了;等偷完处理了赃物再抓,又‘老’了。最好是在他刚把东西攥手里往自己兜里放的瞬间抓,这叫‘出壶就攥’”

  “跟贼站一块儿,你得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不能让贼觉出异样。但你得感觉贼的呼吸和心跳——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说明他要下手了;他松下口气时,说明东西到手了,这时抓贼,一抓一准儿”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老李献完血从美术馆附近坐车回家,刚上车就看到有位老太太坐在车过道上痛哭,手里的尼龙袋被划了道一拃长的口子——她攒了半辈子的5000元钱被偷了,那是她儿子做手术的押金。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老太太的每一声哀嚎,都像是鞭子抽在老李的心上。“这些可恶的贼,今后绝不让一个贼从我眼前溜走!”这是老李的决心,也是一代又一代首都反扒民警的决心。

  除了警官证上的照片,老赵和小王很少有穿警服的照片,“遗憾吗?”“其实也没什么,我们的警服一直穿在心里。”老赵说着,望向衣柜,一套警服,叠得整整齐齐。

本文链接:http://stievogtr.com/huazhuangzhencha/949.html